專心吃飯

  • 馮小非(93年秋季班『農產農銷不求人』講師、農產溪底遙學習農園召集人)
  • 245
  • 2016-08-10 17:41:13

去年秋天以來,和旗美社大的朋友有了好幾次交流,有時在社大的教室,也曾在中寮的柳丁園,後來在文錦的稻田中。赴稻米收割季那天,在中寮的打鐵店探問,割 稻子的刀是哪一種,本以為此地改種果樹已久,大概沒有割稻的工具,老闆說,有,割稻割草的刀都有,隨意選擇。雖然我知道稻米不是靠這把小刀收割,但還是高 興的帶了工具上路,好像有一種新鮮糧食的期待。 說起新鮮糧食,其實自己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好好吃飯,總是想趕快吃完飯再去忙別的,現在也想不起來有什麼好忙,但就是不想浪費時間吃飯。只有還住在家裡 的時候,尤其是小學,很喜歡添一碗飯,不夾菜也不加別的,單單吃飯,媽媽說,米越嚼會越甜,所以每口飯都故意咬很久,也許她是為了騙我們吃飯才這麼說,但 吃起來的感受也的確如此,對糧食,我的記憶就是甜。

重新認真吃東西,是從開始種柳丁之後。為了知道自己的柳丁吃起來跟別人的有什麼差別,我吃了一顆又一顆,像在考試一樣。先看外表,猜測用藥與熟成方式,剖 開,香氣如何,果皮厚薄也是指標,舌頭碰觸果肉,感覺纖維是否柔軟,汁液甜度也是重點,是天然熟成還是打退酸劑的。邊吃邊緊張,吃完一個別人的,就很想趕 快吃個自己的,如果覺得特別甜,只怕是心理作用,若不如別人好吃,心裡又有點惘然,覺得沒做好功課,總之這兩年,我吃的柳丁恐怕是一生加起來的總和。 因為自己務農,對別人種出來的東西也就多了一份好奇。好像第一次拿到文錦的米,難免想,這個人種出來的米會是什麼味道,煮的時候期待,吃的時候也格外專 心,又回到小時候那樣,一粒米嚼好久,滿足的咂咂嘴,嗯,好吃。是專心吃飯,所以好吃嗎?我也很好奇,所以去別的地方吃飯時也認真品嚐,是真的有些不一 樣。

文錦的米和正揚的米也不太一樣,和青松的米也不同,可惜我沒吃到細妹們的米,一定也有自己的味道。總之,一樣米養百樣人,百樣人該有百樣米,但要是沒靜下心來吃飯,恐怕進了口中也都成了一樣。專心吃飯,專心吃顆柳丁,專心和一個人說話,走一段路,好像比以前困難。同樣的,要減少依賴農藥,減少種植面積,增加走進田裡的時間,好像都是需要學習的功課。還好旗美社大是一所很好的學校,不愁沒有人教。在農村有一所學校真好。有好多事情越說越模糊,來上學就有機會可以想想。好像如果有一個飲食課程,可以瞭解自己吃的是什麼,身為農人,餵自己的作物吃的又 是什麼,把這兩個加起來就很有意思。很多種水果的人說,他們的果樹吃奶粉,所以水果會有奶味,有人對這說法不以為然,反駁說,那如果下雞糞的,難道會吃起 來像大便嗎?

是啊,這聽起來好像也算個問題,即使我種了,也不完全搞的清楚。好像那天去稻米收穫祭,明明主持人說不要蹲著割稻,要彎著腰,但自己習慣了在果園就是蹲, 來這裡也改不了習性,專心割了好一會,才發現文錦的父親在旁邊看著,更是緊張,待聽到他說:「好了,你可以畢業了」,才覺得鬆了口氣。

學會割稻跟學會做網頁是怎樣的差別呢?如果我可以來上學,希望旗美社大開這樣的課程,讓我想一想。好像下牛奶和下雞糞的差別,糧食與蔬菜的差別,短期作物 與長期作物的差別,產量與價錢的差別,這些差別帶來一些決定,產生什麼影響,這些事情如果消費者有機會想一想,對生產者肯定有很大的差別。有一些事情,或 許農人也該學一學,例如怎麼照顧自己。務農者多身體勞動,腰背扭傷是常有的事,傷著了該怎麼處理,中寮的農夫會說,去街上找醫生打一針就好了,接著照樣工 作,不定時的發作。更多人邊噴藥邊抽煙,再去山裡找草藥燉來補肝,你問他這樣好嗎?他會說,「沒那麼毒啦,免煩惱。」農人耐勞的美德,實在不該應用在對身 體的勞受,這些事情,也該有個課來討論一下。

匪類的課其實也很需要。常聽說「晴耕雨讀」,農人下雨可不一定讀書,可以做點什麼事情娛樂,去散一個很久的步,唱一些好聽的歌。不知道別人休息都在玩些什麼,中寮的農人有些打牌,好多人就是看電視,看起來也不甚有趣,社大也許能教會我們怎麼享受生活。

      「享受生活」,聽起來好像太軟,一點也不硬頸,但農事生活,有時真的是享受。黃昏到了,開始準備晚餐,我們會先把米洗好放進電鍋,菜料備齊,等米熟就可以 下鍋。天逐漸的暗,像簾幕逐漸將白日隔開,通常很靜,幾乎能聽到米在水裡跳躍,香氣慢慢的散開,唯一的期待,就是專心吃飯。朋友種的米,親手炒的菜,有些 甚至剛從土裡挖起來,那一刻,什麼都放了,就是享受。※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