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農村型社區大學的理想與挑戰

  • 蔡培慧
  • 234
  • 2016-08-10 17:31:04
  • 2016-08-10 17:31:34

反思:現代化教育

「農村型社區大學」。看起來又有個新名詞、新機構、新作為要在農村翻騰。標舉著「教育」大旗的農村型社區大學為什麼在此時此刻介入農村社會,又憑什麼介入農村社會。前述質疑的否定性思維,逼使我們進行自我辯證。

教育從來不是中立的,意圖站在「中立」、「客觀」、「學術」的立場進行教育工作的教育者,就算不能稱為虛妄,也將被指出其不願意面對社會現實,不願意正視 學習者的生命經驗,而給予一種經過社會價值篩選的系統性教材所顯示出的權威。因此,「教育」場所就是意識形態的戰場。人們要不在此成為被規訓之後無面目的 個體,要不掙脫規訓、認清差異、意識自我,從而質疑、批判規訓化教育所形成的制約,進而擺脫制約,完成主體性的建構。後一種教育過程稱之意識化教育或解放教育,一句話:要讓「人」找回「人性」。

普偏的論說多以傳統社會、現代社會來區隔農村與非農村的意識形態?然而,我們在此必需給予傳統、現代一個明確的意涵。筆者益發的感到「傳統」不是「現代」 之前,而所謂的「現代」也並非「傳統」之後,「傳統社會」所指陳的乃是一套適應當地生活的文化模式。這個「模式」因應當地的環境、生產方式,歷經久遠的時 間,人們從試驗與錯誤中累積出來的經驗。而「現代社會」乃是一套根源於西方啟蒙理性、基督宗教所發展的生活模式,它蘊釀了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並且透過資本 主義的擴張,襲捲至全世界各個角落。

因而,「時間」的向度不是現代與傳統的判準、「變動」也不只存在於現代社會。事實上,人類的生活總是在變動中。我們好奇得是變動的力量從何而來?而人們是 否察覺到這個變化,進而有意識的參與、影響這個變化呢?我們農村教育工作的核心在這裡!促進自覺、引發改造的行動。正因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異化勞動對人性產生了根本的扭曲。所以我們的教育工作放在意識形態的鬥爭,將扣連著我們對社會改造的根本看法。

意識到自我思維的制約是重大的挑戰,意識到被制約處境之後的追尋無疑是更大的挑戰。被制約者從被制約的情境中解放出來,所尋求的人的品質與生活狀態,極可 能到了他的對立面:「威權者」身上去。也就是說解放之後的進路,一不小心就要走到人性的對立面,因為「被制約者」的參照點就是「制約者」,彷彿只要走到了 對立面,也就完成了人性的追求。這也就是為什麼農民受現代化教育的結果,很可能是去農民、反農民,從而對農民主體形成另一個壓迫的原因。因為脫離「農民」 初始情境的受教育農民,若是未能反思受制約的農民之所以貧窮、之所以不斷的在市場機制中挫敗的結構因素。那麼,我們廣大的受教育的農民群眾,無非是一群沒 有農民性格的偽農民,創造了一群適應當代社會現實,具備了資本主義社會競爭與技術的中產階級農民,那麼我們的教育機制,仍然沒有將「人」解放,不過協助“ 技術更新”而己。所以這個意識形態的破除成了農村教育的核心,鼓勵自覺與破除迷障成了我們的功課。

看著檄文一般的文字,不禁對著我們自己憤憤的理想主義精神而啞然失笑,無怪乎我們只能是知識份子。

所幸,我們的反思精神不會讓我們僅僅停留於空想而自我滿足,事實上,我們準備著介入的 同時,重新認識農村、理解農民、建立社群都是我們工作的基礎,因而我們即將於三月份開展一場名為「懷抱著使命感的駐點鄉村調查」,為了聯繫更多志同道合的 朋友,我們也不定期的召集「行動結合會議」的籌備會,而針對有可能參與推動農村型社大的農會幹部、志工朋友、青年學子的培訓工作與討論社群的建立也是我們 的功課,當然,我們也將累積更多農村教育的論述文字。

不是人們的自我意識,決定了人們的社會存在,恰恰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了人們的自我意識。我們所思考的、所論說的不足以構成對我們的認識,從我們的腳步、從我們的行動,從我們踩上田埂的那一刻,挑戰在實踐中...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