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誰來解釋印尼?

誰來解釋印尼?
  • 文 @ 楊巧鈴 (南洋台灣姐妹會社工督導)
  • 圖 @ 連偉志
  • (99)
  • 2020-08-25 16:01:09
  • 2020-09-07 11:47:16
誰來解釋印尼?_QRCODE
  • 用LINE傳送
▲ 「東南亞我來了」講師林娣蒂Titi,帶我們如朋友般的回到她的家鄉印尼分享在地生活與文化。
▼ 第一次接觸,見面的右手禮節,握手放胸前,招呼放心中。

在這次的旅行之前,我去過一次由旅行社辦裡的巴里島旅遊,對我而言,印尼就是沙灘、VILLA與海上活動。對印尼人的接觸只有在VILLA時為我們煮早餐的服務生,還有在小島閒晃時,為了擔心我迷路,把我帶回沙灘的印尼青年。那時,我們只能用破爛的英文相互認識,但因對國家的刻板印象,雙方也不敢留下任何聯絡方式。

來姊妹會之後,印尼是姊妹口中的千島之國,有多元的種族與宗教,有很多不同的香料的飲食,還有姊妹會最出名的辣椒醬。雖然可以說一兩句簡單印尼話問候語,但對於印尼的樣貌,還是只能依靠書本與電視節目的介紹。

在決定前往娣蒂家前,娣蒂既興奮又不安。興奮的是可以不用帶孩子回家,要前往自己期待已久的漂漂河玩,不安的是隨行的十幾個台灣人,到底有沒有辦法把他們平安帶回來。我做為成員之一,一邊安撫娣蒂參與學員都是成人,大家會相互協助,一邊也對出發的未知感覺期待。成員中有善於攝影與記錄的野上野下團隊、善於報導文學的吉洋、對農業生活有自己想法的果然紅夫妻、自由行經驗豐富的欣珈、跟課多次且陪伴姊妹會活動多年的惠文、與姊妹會一起設計「香味鄉味」折頁的雪貞姐,善於拼布的秀女姐,還有社大探課員欣宜,相信這次的出發,在不同的腦力激盪下,會開展出多樣的成果。

這次在印尼的體驗分為兩種,一是不同的交通工具,舉凡飛機、火車、人力腳踏車、嘟嘟車、公車、飄飄船輪胎、貨車後座,我們都一次體驗到了。單趟五個小時的火車車程,讓沒有參與過旅行的朋友都嘖嘖稱奇,一趟旅途可以看到田邊的稻作由發芽到收成,窗外風景美不勝收,車內三人一長椅,也擠得樂趣十足。另一種是宗教經驗,我們住在娣蒂老師的二哥與媽媽家,都是穆斯林社區,每日有五次的祭拜時間。最後一晚我睡不著,四五點坐在院子裡,看到一個爸爸牽著自己一兩歲的兒子到清真寺拜拜,握著孩子的手趁著夜色外出,幾分鐘後,再看著兩人一起牽手回家。我想信仰對孩子來說,也是家人相愛的重要記憶吧!另外,我們去了佛教的婆羅浮屠與印度教的普蘭巴南寺廟,不同的宗教信仰在雕刻上產生不同的風格,也各有各的特色與傳說,讓我們在裡面深深為世界遺產的存在著迷,發思古之幽情起來。

旅行的精采不只是景點而已,團隊成員們相互幫忙,不管是通財之義或是協助娣蒂計算每日開銷,都是我們旅行中很寶貴的合作經驗。對於塞車、殺價、夜車與擠車子,大家都很有耐心的包容,還相互玩笑紓解領隊的不安。娣蒂也很努力的想把自己國家好的那一面展現給我們認識,相信這些天也沒辦法吃好睡好,但是因為娣蒂與家人的分享,我們都真心的感受到那個過去台灣人引以為傲的人情味,在印尼人身上表露無遺。這次旅行的結尾出境時,我對印尼出入境官員用印尼語說了Apa kabar ,他驚訝的跟同事表達他的驚訝,同事看了我的護照也學習念出我名字的羅馬拼音。我想這就是一種善的循環的外交經驗吧!

印尼是一個太大的地方,只在爪哇島待幾天的我或許還不能完整解釋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有哪些文化與歷史經驗。但我希望我能一直記得在普蘭巴南靦腆對我微笑希望合照的印尼穆斯林女學生的笑容、娣蒂家人溫暖的招呼我們吃飯的熱情、穆斯林社區鄰居歡喜的送行、巷口孩子大聲唱國歌的精神。

【編按】「東南亞我來了」是社大與南洋台灣姊妹會合作的課程,從105-1至106-1學期,規劃三個學期帶大家認識東南亞文化。美濃在地有許多東南亞移民、移工,如何增進台灣在地對於東南亞或跨文化生活有更多認識,建立深度了解跨文化樣貌。

班上學員共同討論想要認識的國家,從選書到讀書會,來自印尼的姐妹林娣蒂(Titi)自己編製教材,這學期更帶領班上學員一起回娘家,透過每個人的不同觀察,來回應我們所認知的印尼生活與文化。這是旗美地區建立跨文化知能的契機,成員於回國後進行經驗分享與交流,試圖擴大不同文化之間的連結,顛覆大家所認識的印尼刻板印象。

總共 2 / 15 筆 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