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理性與鄉情—訪美濃返鄉人邱德森

理性與鄉情—訪美濃返鄉人邱德森
  • 文 @ 李翠環 (旗美社大實習生、北京小毛驢市民農園工作者)
  • 圖 @ 旗美社大
  • (107)
  • 2020-08-24 17:15:59
  • 2020-09-13 21:52:50
理性與鄉情—訪美濃返鄉人邱德森_QRCODE
  • 用LINE傳送

第一次與邱德森老師見面,是在美濃廣善堂,共同參加一個來自花蓮阿美族部落的交流。當時,對於阿美族參訪者對在地返鄉的議題,邱老師有分享過自己的一些觀點和經歷。所以,此次關於返鄉的訪談,便很想再跟他探討學習。

邱老師是四年前從金融業退休回到家鄉美濃,全身心投入有機農業的種植推廣。雖然是美濃人,但是幼時家裏並不是以農業為主要收入的,父親是司機,在經濟上會寬裕一些。家裏也有種田,所以他從小就幫忙父母的農事勞作,一直到國中。後來,參加工作,通勤於高雄、岡山、屏東與美濃之間,是一直未有離鄉的人。所以,關於我的訪談,他也會問:「那我算返鄉青年嗎?」,當然算,還是個理性的返鄉青年,言談舉止都能表現出金融人的理性看到問題、有規律的思考問題。

社大夥伴與邱德森合照。
▲ 訪談後,社大夥伴與邱德森(左二)的合照。

理想與現實,他與他的生態農業歷程

邱老師提到了潤惠有機農場,這個農場是小農的集結、農人契作、共同經營。農人們大多來自於當時的美濃有機米產銷第一班學員,因為想通過這樣契作、有機生產的方式來做生態農業推廣,加上當時經營出現困難,所以跟當時的農場創辦人詢問合作,潤惠從此成為產銷班的一份子。退休後的邱老師與潤惠結緣,開始投身於生態農業之路。

每一個農場的生命歷程,特別是生態農業,都是蹣跚而來。潤惠最初生產的蔬菜很多,很大的生產量,於是要想辦法消耗、找到通路,他們嘗試過送給在地人蔬菜,但是許多民眾還是不習慣有機蔬菜;嘗試過把蔬菜送學校做營養午餐,但是學校食堂也沒有辦法接受這些蔬菜—蟲眼、品相差;五年前也有過這樣的配送服務,但是除了學校本身對菜品的不理解,加上運費成本、調菜成本、交通不便、時間難控等現實因素,也沒有繼續開展下去。邱老師對此有自己的思考,營養午餐計畫要公部門來推廣,普及理念,這樣形成一個氣候,才能讓民眾更好的接受,也有利於生態農業的推廣。農場自身也要有新的思考,比如潤惠在廣善堂附近的種植與餐廳經營模式。

邱老師是理性來分析他的事業的。關於農人契作,聽上去很理想的狀態,是農業的永續連結方式。但是,大部份農人並不能接受這樣的方式,他們習慣了慣行農業,習慣了化肥農藥,所以想做連結,還是很困難的。於是,他們只有一群有共識的農人集結,在地種植,但是問題也同時出現,就是隔離問題,周圍的農地還是慣行農法,他們的農地面積也不大,所以這種推廣,只是一定範圍內的推廣與自產自銷而已。

農產品種植與加工,這是邱老師提到的另一個藍圖。他期待能實現六級產業,即:生產、加工、觀光教育,從而實現農產品的增值。這又是另一種農人契作,從蘿蔔乾、高麗菜乾的初級加工到米酒、清酒的深加工,產量和加工上都會連結一些農人,大家一起提供產品、技術,提高農業收入。這些產業出現的同時,又能為一些青年人提供就業機會。

從與邱老師的對話,會深刻感受到兩岸農人一樣的小農保守性,他們大多對生態農業的種植敏銳度不高,也不能接受,而堅持與慣行農業同行。所以,理想與現實之間,差距是很巨大的。在大陸,同樣有農人質疑生態農業的懶惰思想,不打藥不施肥,種田者就是懶人。

青年與家鄉,他的返鄉青年人才計畫

青年人回來,家鄉能提供什麼?青年人回來,是要順其自然的事,要有對家鄉的情感,家鄉也要有足夠的支持和動力,讓他們回來。做為離鄉青年人,我深有感觸的是,他提到:青年人回來,除了務農,也可以選擇其他工作,不是每個返鄉青年都要種植農作物,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種好農作物。帶著知識文化返鄉、留鄉,是樂見的一件事,但是又不能刻意操作,青年人滿腔熱情的回來了,面對周遭的壓力與質疑,又不能忍受農業生活與城市生活的落差,於是再度離鄉,這樣的離鄉就割裂了他與家鄉的感情。如何維繫感情與熱情,邱老師也提出了自己的設想。

青年人決心要回來,那就需要家鄉給到一些支持,比如一月兩萬元的生活補貼,這樣的生活保障能減輕他的壓力,同時提供農業知識學習、田間勞作實操並做工作日記。即,邱老師所講的「農業學徒」。他試圖把這個計畫落實,並很希望像臺中類似的返鄉支持一樣—「青年返鄉,賢拜傳承」。但是,與期待的生態農業推廣一樣,理想沒有得到實現。

儘管這個計畫無法實施,也會看到一些在地青年回鄉的案例,比如他提到了,一位因為受到他們種植影響而回鄉的年輕人,回鄉種植小番茄,從安全用藥到生態有機的形式過渡,而這個青年人,也曾被父輩質疑,卻堅持下來了。更意外的收穫是,娶到了願意與他一起從事農業勞作的妻子,一起在鄉種田。青年人的生態意識,更容易培養,所以會是有力的返鄉生力軍。

返鄉人,不只有青年,還有中生代。在訪談中,邱老師有解答夥伴提出的農業種植知識,比如黃豆豆種的選擇、陽光需求問題、臺南的種植是八月而美濃是九月,實際農事勞作中,他會請教農改場的種植專家、與其他退休人員交流。返鄉的中生代們,是返鄉青年的師資群體。

家鄉,變化與傳承,保育與進步

五十幾年的美濃在鄉生活,他見證了家鄉的一些變化,他認為美濃某些觀念在退步。過去的街道上,會有很多農人自己擺攤賣農地所產,而現在也能看到很多人在賣,但是群體變了,已經不是真正的農人,而是那些向農人收購的中盤商。華麗的包裝、漂亮的品相,跟過去的農產品相比,完全是兩個樣子,最初的味道沒有了。

農人離鄉,勞動力外流,這個現象,邱老師所見是十年前就有了,他自家的姐姐、朋輩都畢業後去了城市生活,農地越來越少,房子越來越多,而房子種在農地上,裏面住的不是在地人,在地人大多離鄉了。

農村的文化斷層,邱老師同樣有現實感觸。過去美濃會有一個習俗,就是農曆二月戲,在地人會邀請平日不太走動的親戚來看戲,順便來家裏吃飯。實際是,大多的遠方親戚來了,也並沒有看戲,而在聚在一起聊天、吃飯,感情就得以維繫。這種文化隨著社會發展進步、訊息便利,人際之間往來慢慢疏遠而淡出了在地生活。

鄉土保育、文化傳承需要在地有意識的去做。於是,旗美社大、美濃愛鄉協進會,邱老師就很肯定他們在保育方面的貢獻,比如伯公文化、滿年福、新年福、黃蝶祭,他們積極的為在地保育努力,使得文化得以傳承。而大多的農業傳承,在進步的社會發展中,逐漸淡化,越來越多的人對家鄉沒有特別的感情、返鄉人以退休人員為主、朋輩群體慢慢凋零、現實中青年人的意識不高。他也希望孩子可以回鄉看看,跟他們一起拜拜、傳承信仰。但是,做為一個理智的父親,他也尊重孩子的選擇。

他是一個理性的農人,在生態農業事業中摸索前行,一個有著鄉情的人,他期待生態理念得到推廣、守護農地、培養在地青年。邱德森老師,是一個真正的農地上的生活者,用實際經歷和理想,傳達著農業的艱辛與鄉村的現實。

總共 6 / 10 筆 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