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一定會想念 然後再相見

一定會想念 然後再相見
  • 文|周依禪(旗美社大重建站專員)
  • (55)
  • 2019-11-16 15:28:47
  • 2019-12-31 15:25:04
一定會想念 然後再相見_QRCODE
  • 用LINE傳送

記得小時候爸媽每次提到要去六龜、甲仙等山區踏青,我就會立刻大喊「不要!」,對我來說,這幾個地方就是暈車嘔吐的代表。暈車,是我小時候的罩門。只要開上彎彎曲曲的山路,就開始頭暈,接著胃翻攪,這時一定要逼自己昏睡,蜷曲著身體倒在後座,偏偏車子左搖右晃,要是睡不著,就只能拿著塑膠袋備戰,有時候爸媽看我臉部扭曲,就這樣停在山路邊讓我吐了起來。

進入重建站之後,六龜變得好近。六龜風景區的牌樓時常出現,六龜大橋、扇平山莊、六龜育幼院、寶來、藤枝森林遊樂區……,這些都在我的兒時記憶中。以前2個多小時的嘔吐之路,現在從旗山出發只要30分鐘就輕鬆到達,只是六龜大橋是新的,扇平山莊的招牌是泛黃的,六龜育幼院的吊橋已經斷落,寶來大街變得冷清,藤枝呢?我們全家人都喜歡的世外桃源、芬多精森林,不能進去了。

然後我好像明白了,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投入這份工作的那股熱血,源自於兒時的記憶,對這些留下足跡的地方,有一份情感,它曾經帶給我許多珍貴的生命經驗,那些接近大自然的體驗,還有與家人共享的美好時光。你很難想像這些原本在記憶中如此美好的山水、風土,被大水沖刷殆盡,甚至已經無法再靠近。而在開始這份工作之後,我與這些地方的聯繫,不再只是脆弱的柏油道路,而是對這個地方的人,多了一份牽掛和情感。

命運總不是照著自己寫的劇本走,我被分配到的工作區域是完全陌生的杉林區,更挑戰的是,要面對前所未見的永久屋重建模式──大愛永久屋,面對7個社區組織(後來又加入旗山4個組織),完全不同的狀態,五花八門的議題,還有不斷湧入的公私部門的資源,令人眼花撩亂,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像誤入叢林的小白兔;剛開始,我會把每天遇到的人的名字,寫在我的筆記本,想著要趕快跟大家拉近距離,光是記人的名字,就有壓力,還要不斷吸收大家講的社區概況和發展規劃,常常處於深怕自己幫不上忙的焦慮中,偶爾更要面對被質疑敷衍的挫折。

工作一年後,時常質疑自己,也質疑這個工作,到底重建是什麼?公部門第一個做的是道路、橋樑等硬體建設,再來是災民的生計和產業重建,還有一小部分才是心理、生活的重建,而重建站的1.5線角色有時尷尬,很多時間花在傾聽、討論,促進不同社區工作者的互動交流,做了很多卻不一定看得見成果,不像那些捧著資金進去的單位,但我們是如此認真的經營「人」,去陪伴社區夥伴成長,而不管是社區工作還是重建議題,真正的關鍵不就在於人嗎?人如果沒有正確的觀念、開放的視野,再多的資源、再好的政策,仍得不到妥善的運用與發揮。

幸運的是,許多鄉村獨有的生活氛圍,讓工作上的壓力得以紓解。每次去集來社區一定就會得到芭樂,還有阿嬤的菜園永遠這麼歡迎你;小份尾的玉荷包出場前我就吃得到,還有半夜彭派的山產消夜;成功社區的水牛阿公家,神奇的像是電影場景;日光小林的耆老阿伯和熱血青年,不斷讓我看見迸發的生命力……,只要每次到社區走踏,就會得到新的能量,一定會想念那條串連著社區的台21線彎彎山路。

兩年半,有太多說不完的故事,在這個工作有很多的挫折,也有很多成長,雖然我仍然無法成為一個交際高手,但我可以用更自然的態度去與不熟悉的人互動,在面對複雜的訊息和狀態時,可以更快速的組織整合;我也體認到,避免拿自己的標準衡量別人,更不要因為他人的反應不如預期而否定自己。

而我要感謝的是,那些即使記不住我的名字,但總是熱情招待與呼喚我的婆婆媽媽、阿叔阿伯們,還有因為共同完成一件事而歡欣鼓舞的夥伴們,你們給我的是繼續走在這條路上的動力和能量,而那些鄉村特有的默會知識和情感交流,更是我未來的養分。

依禪(左2)
怡廷(左2)
靜美(左1)和土豆(左2)

重建站夥伴投入社區活動的身影

總共 4 / 15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