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香港廚餘處理和都市農耕

香港廚餘處理和都市農耕
  • 時間 @ 101年12月13日
  • 地點 @ 杉林鴨拓草民宿
  • 分享人 @ 陳曉蕾 (香港《剩食》作者)
  • 記錄 @ 劉津君 (旗美社大學專員)
  • (112)
  • 2019-11-15 09:15:26
  • 2020-08-23 17:07:09
香港廚餘處理和都市農耕_QRCODE
  • 用LINE傳送

一個城市怎樣去思考糧食,可以從城市的地景去分析;多數人對於香 港的印象都只是繁華的街景及蓬勃的商業發展;但實際的情況呢?

香港的土地利用,真正居住的地方只有7%,0.5%是商業、2%是工業、5%是道路、5%是農地(可是其中的85%是荒廢的),4%是水體……;然而更讓人驚訝的是,香港有67%是綠地。一般人對香港人的印象,城市便是所有,但實際上,因為香港很怕無水可用,所以便保留了大部分的綠地。

香港在60年代,大部分的菜都是自己生產的,而在70年代,已經有人開始關心有機,他們很早就有綠食的概念。對於這方面的資訊,香港知道得很早,但能不能發展出來,則取決於政府的態度,因為政府重視的議題不同,所以並沒有很好的發展。

現在的新界,很多人都種植著自己要吃的菜,而這種模式,在香港也愈來愈多。新界以往是香港的後花園,但現在愈來愈多人來買房子,未來 是否會失了原本的面貌,讓人十分擔心。為了追求綠色的生活,發生了很多的社會運動,近來也有許多人開始種米。香港傳統也是種米的,但在60年代,很多新界人搬去英國,從內地遷入很多難民,而這些人帶來了許多種子,便開始種菜。但其實更有利的,還是種米,因為米的價格較高,也可以久放。目前香港的蔬菜生產量,約佔需求兩的2.4%,但這其中,多數是因 對生活的響往,才始種菜,所以對於市場來說,量當然是不夠。當不能提 高生產,便有了另一種思考:「我們能不能把剩下的食物救下來?」

前幾年,我開始去觀察香港的垃圾,發現我們並沒有做垃圾分類,只有很大的掩埋場,不斷地將垃圾埋進去;香港有幾百萬人,每天都有上萬 噸的垃圾。大陸很多東西很便宜,香港人辦理活動,很多東西是從大陸買來的,辦完活動就會直接丟掉。而不同於台灣的孩子吃營養午餐,香港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吃便當,也不好吃,所以常常剩下許多。我們也觀察各種場所丟出來的蔬菜。一個菜市場一天丟出來的菜,竟達13噸,大約是半個巴士的大小。

台灣人的垃圾分類做得很好,但實際上對於廚餘又是怎樣處理呢?台北每天有200噸廚餘,其中只有19噸去餵豬,剩下的只是放在焚化爐旁邊,可見回收後真正有重覆使用的比例也不高。若觀察糧食的源頭,例如:便利商店販賣許多食物,那如果沒有賣完,過期的食物去哪裡了?勢必是得倒很多食物。

在香港,《剩食》一書出版之後,大家也開始關心「剩食」的處理;像之前有收到一個電話,告知有大量有冷凍食品要清倉,想要把這些食物捐 出來,我們就發動了很多人來拿這些食物(大量的紅蘿蔔),後來網路上也有很多人分享了這些食物的料理方式。而那陣子有超過十個團體跳出來 搶救食物,至今香港搶救食物的團體,已超過三十個。而以往總是不肯承認自己丟食物的場商,現在會自己把「剩食」捐出來。香港的貧富差距非 常大,丟出來的食物,透過這些團體的幫忙,便能幫助更多貧窮的人。例如:有個團體會去收酒店剩下的食物,隔天做成便當給窮人吃。

對於廚餘的處理,有個研究顯示,一種名為「黑水虻」(Black soldier fly)的昆蟲,非常能能吃廚餘,可以把一噸的廚餘變成90公斤,幼蟲烘乾變成蛋白質資料,用以餵養家畜,比直接餵食廚餘更為營養、衛生。廣州便有人在研究這種昆蟲,但香港的學者並不是很有興趣。另外也有各種廚餘 製成的器具,例如:花盆、牛奶袋子。在英國有把過期的牛奶做成優格,但在香港不可能發生。

現在的人很喜歡拍照,加上網路便利,可以隨時記錄生活點滴。有位年輕人,試著將每餐剩下的食物拍下,上傳網路,才驚訝地發現自己平日浪費掉不少的食物,後來便漸漸改善了剩食的習慣。以這樣有趣的方式,比什麼道德勸說都有用。現在社區也很流行,做剩食地圖。各個地方有什麼 東西是浪費掉的?該怎樣把剩下來的食物搶救回來?這一年大家突然變得很想做這些事情。

台灣人或許是自我感覺良好,因為有做垃圾分類,也回收了食物,但(廚餘)減量卻做得不太好。仔細想想,那些大賣場、便利商店、速食店……等過期的食物,丟出來之後去哪裡了?而回收以後又去哪裡了?有多少真正拿去餵豬?現在種田的人少了,對食物的感情有很大的改變,這是很值得我們重新思考的。

總共 14 / 17 筆 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