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責任、行動、合作

責任、行動、合作
  • 文|洪馨蘭(旗美社大莫拉克重建站輔導老師、高師大客家所助理教授)
  • (55)
  • 2019-11-14 21:39:01
  • 2020-01-15 10:37:04
責任、行動、合作_QRCODE
  • 用LINE傳送

旗美社大投入莫拉克社區重建輔導之觀察(下)

三 重建時期的旗美社大承擔起高雄縣(市)政府經營社區重建的責任。長期經營並注意民意動向的社區大學,不僅要與地方政府的重建政策 保持既執行又監督的雙重合作性,其行動力也必然是雙重性的。在地方政府的重建專款專案下組成「旗美社大莫拉克社區重建站」,具體來說是重建政策的第一線執行者,細部來看則是重新提供災後民間社會力的提供者。

災難發生之後,在地社團往往會被期待或 自我期待展開一些新的企劃案,以協助全面重建的推展。這些新企劃的內容涵蓋面向甚多,有些規模較為龐大且具高度專業性,例如協助生活安置或提供臨時住屋、組織或培訓心理援助社群、法律援助與社會運動等,有些則是地方社團在災後會接觸的新型工作領域,如生產自救、重建社區關係、振作村社組織、生態重建、兒童與獨老關懷、接待服務志工、傳送重 建社區的信息、打造社區公共空間、進行學校社會工作等。

旗美社大莫拉克社區重建站的主要工作是「輔導重建人力」。重建人力由地方社團向高雄市社會局提案申請,支持在地就業。相對於各社區團隊提出直接進入執行的企劃以進行重建,旗美社大在過去三年可說是「為重建區內外的NGO/NPO提供服務」的執行者。在國外,有一類專業NGO在災後重建時主要的工作即是此項,其工作面向主要包括以下六個方面:(1)協助社區團體聯合募款(2)協助進行善款執行監督(3)人員職業化專業化的培訓 (4)志工的統一招募與管理(5)在企業、政府和社會組織之間牽線(6)為執行企劃的社團 提供財務、法律、人事等方面的服務。

由上可知,單純的「熱心」對於災後重建 工作來說,是無法持續發揮作用,專業化的高度需求,連「支援體系」都需要整個專業化,像是一個專業提供專業訓練的平台:旗美社大在重建站中所執行的便是這項任務。

於是,重建站透過社區大學既有的課程規劃專業,提供予通過社會局徵選的社區團隊關於各類師資、課程、工作坊等的訊息,也經由開設課程的專業,逐年逐季規劃了許多「重建人力職業化與專業化」的培訓課程。這些「重建人力」在加入重建人員行伍之前,絕大多數都是對於上述社區層面之重建事務相當陌生,包括打字、製作簡報、撰寫企劃等,基本的對內組織社區需求對外發出社區聲音的事務能力,都是在社區大學課程體系的運作下習得。

重建站的課程設計亦有沿襲旗美社大課程精神的特色:現場學習與農村意識,在現場學習部分,重建人力在專業化的學習過程中必須參加觀摩課程,這在八年前已經是旗美社大在學術性、生活藝能性、社團性課程之外所設置 的第四類課程;另外在農村意識方面,重建站很努力地在經營重建區社區組織的災難意識,也就是經由與社區組織合辦各類公共論壇,引導社團幹部對「災難社會」來到以及社區重組出路的準備與想像。

四 旗美社大莫拉克重建站作為一個「服務重建區社區團隊/人力」的輔導組織,其本身的編制經驗也相當值得關心重建政策的人注意。

要成為一個能夠使他人職業化與專業化的培力團隊(empowerment,培力/賦權),本身就必須在這件事情上具某種程度的專業。然而,高雄市社會局委託旗美社大設置重建站之時,相對於輔導人力與社區數之龐大,在重建站設置之輔導員人數十分不足。「培力使之專業化」不僅僅是一項陪伴,還包括一種能力的教授與賦予,因此重建站的輔導員往往要比重 建人力「學得更快、學得更多、擔得更重」。

長期駐站的專業社區輔導員的高專業需求。在臺灣過去十多年的社區總體營造領域,真正擁有這種專業的人實際上並不多。每個成功者絕大多數是單一社區個案,我們的社會並沒有提供「跨/多重社區輔導」這種專業。社區需求並非單純的社工領域,這使得重建站裡的專職輔導員不得不同時承擔着四種角色:

第一,執行者:
承擔由社會局在此專案中所要求的各項工作進度,這之中包括重建人力的各期靜態與動態培訓課程、社區組織督導與人力交流會、通過年度評鑑資料與經費核銷的流程、配合社區大學課程的社區工作推展等。
第二,倡導者:
要在重建社區發揮鼓舞或激勵作用,經由培訓人力與合作規劃,將新的構想或新的企劃甚至是新的策略,傳遞給合作團隊與重建人力,支持他們,進而將社區成果 傳遞給外界。
第三,合作者:
與重建區外的NGO/NPO,擬訂、促成、執行某些合作或交流計劃,包括實習生的在地督導、參與各類市級、區域級甚至是全國級的重建議題討論,或接待資源給予者(或潛在給予者)的交流服務等。
第四,陪伴者:
重建是漫長的身心挑戰,陪伴者往往不見得能好好陪伴自己,但聆聽往 往是重建站輔導員最初與陌生的重建社區建立關係的第一步。陪伴需要相互在節奏上的契合 以及時間,它最難被量化與評鑑。

當重建站專職輔導員必須重疊地擔負以上的每一種角色時,重建站整體的工作狀態也就是這四種角色的交織、雜疊、拉扯與矛盾。雖然因重建區域廣大,另有包括社會工作、環境規劃、劇場教育以及社會人類學專長的四位輔 導老師支援,實際上並沒能將以上四種角色從中分擔出任何一種,專職輔導員仍然是必須面對四種專業需求的挑戰。

▲ 觀摩課程的現場學習讓大家感到收穫滿滿。圖為重建站專員與社區重建人力在台南的觀摩課程之大合照。

面對這樣挑戰的重建站任務,旗美社大堅持了三個年頭。重建站雖經歷了專職輔導員的新舊更迭,但其第一線的工作記錄,無可否認將可對重建政策具重要貢獻。

五 社會學者李丁讚教授說,重建要的是生活民主式的重建,要相互對話、討論,而不只是一種執行效度的重建。倡議「將建築還給人民」的建築師謝英俊也說過,重建困難的或許 不是解決災難帶來的問題,而是去面對災前就存在的既有問題。旗美社大執行災後善款的重建社區組織輔導工作至今已邁入第三年,社會局亦將於明年宣佈重建站的階段性任務已完成。從救災、安置到重建階段,一所長期經營在地學習網絡的社區大學,對災難之後所提出 的支援體系,並遇到的各種問題,將會是一個 重要的在地實踐案例,定能提供未來災後重建 模式參考。

本文承接第63期頭版文章。

總共 2 / 12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