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新自由主義下的台灣及其他

  • 文 @ 洪春峰 (旗美社大專員)
  • (28)
  • 2020-08-25 15:39:57
新自由主義下的台灣及其他_QRCODE
  • 用LINE傳送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論語‧為政》

在2012年二月十七日,旗美社大邀請到長期投身苦勞網的孫窮理先生前來分享,孫窮理先生自有其錘鍊功深,他坦言這場分享看似沒有一個最主要的題目,但內容大致會環繞在「新自由主義」諸現象上來分享。

濟是社會改革的基礎,當1974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榮譽歸於海耶克(Von Hayek),1976年的桂冠則落在傅利曼(Milton Friedman)頭上,象徵著新自由主義經濟思潮取代了凱因斯的經濟理論,以美國總統雷根與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為例,不只作為英美大國的國家政策與各種公共政策的指導教條,也深入了歐、亞與拉丁美洲國家,新自由主義幾十年間席捲了整個世界;金融投資規模上升,資金穿梭國境間,七零年代停滯的經濟重新成長,但成長是兩面刃,貧富差距拉大,社會結構的劇烈兩極化,台灣也難擺脫這樣的經濟邏輯,加入WTO一舉即是明證,而台灣連動著亞洲、全球金融風暴的現象亦說明了這點。 於是,孫窮理從路竹的台糖新園農場即將釋地54公頃談起,綜論台灣農地零碎化現象,其次,將長驅直入的美牛與瘦肉精問題分析,根據衛生署規範,僅有包括最近頻頻被檢出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在內的7項,「三管五卡」的抽檢把關瑕疵重重;而戰後嬰兒潮之多,少子化時代則需負擔大量扶養人口,台灣稅制與政府債務實已積重難返,面臨破產的退撫基金將導致可怕後果。

金融資本[產業資本[工農階級

在社會向下競爭(race to the bottom)趨勢中,當金融資本侵蝕產業資本,並影響到工農階級,社會結構勢必變動。革命、政變聽起來是個理想性的終極手段,但在多數狀態下,那只是一種推理,並非每個社會與政治環境都能允許,面對現狀,他認為年輕人應該比政府更加“有感”才是,在政府粉飾美化的財報數字和政治語言之間,根據主計處,實際上近年實質性經常薪資與成長率數字,台灣工資逐年下降,他觀察到:「我們大多數人對於這整套思索缺乏了反應以及批判的能力。」

北門社大柳秀慧回問:「為了解決農地零碎化而朝農地整合發展,是否反倒會將台灣農業發展導向農企業(Agribusiness)孫則認為:「台灣農地單位面積產量過小。當然農地整合應有面積上限及更細緻的規劃,以避免朝向農企業方向發展,能拿掉休耕補貼並做農地整合是刺激活絡土地使用的方法。」

孫窮理說到:「釋出公有土地、徵收私有土地。為何政府要作這些事情?這後面邏輯是什麼?薪資下降、工人失業等等其實是同一件事情。你越來越把勞動力與可炒作的東西推向國際之間的競爭,後面是什麼?這種狀況下,當政權的意識形態沒變,換任何人執政都沒有用。有人主張要根本革命才能改變,但這次大選結束之後,我看不到有新的東西提出來,馬英九沒有辦法,而以蔡英文為例,公平正義價值是種相對性的保護,但仍沒法改變結構。重要的是,我們不只是搶救這些受害者,而是要阻止未來更多人受害。若沒辦法描述眼前狀態,甚至也很難集合成為一個力量。我其實有些悲觀,從社運來看,有些東西太急了,有些作法不能太著急。當一些問題來了,大家的反應就是拼命救火,但要怎樣才能去做到一種改變?」

窮理致知,我們可見孫窮理的整體問題意識,當有人在討論時提到社會運動時,孫窮理則回應:「在社運中我們會看到很多英雄,很會談,很會動員,但實際上離人群有點遠。我觀察,台灣說到社大以及社運,兩者還是有點接不起來,這是我感覺到的。」

馬克思有言:「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而青年時期的他在《一八四四年經濟學哲學手稿》曾經提過的異化、疏離(alienation)在今日的時代下早有新的詮釋,由於欲反抗生存環境中的局勢變化,人們必須採取行動。從茉莉花革命、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無薪假、ECFA的意涵、台灣的「佔領101」,西班牙、希臘、義大利兩成的失業率,種種社會現象背後的邏輯意義又為何?台灣與其它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社會相類,其中優劣皆備,除了地價飆漲與貧富差距加劇,亦有相關的政經環境等議題,易令人想起杜甫〈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中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又縱使我們對各種不公不義不合理的現象「無感」,也不代表我們能夠完全擺脫其中負面影響,個人的主體性並非處在真空中,國家的社會福利、農業、環境、教育政策與政經狀態的良莠不只影響自己,更會延續到未來世代,孫窮理先生在這午後帶來充實的分享,從知到行,由行致知,這是旗美社大與其他有志於改變的組織眾人所惦念之事,那也是必須持續由行動去實踐且回應現實的不間斷過程。

總共 6 / 15 筆 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