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種下土裡,種進心裡 —旗美社大公田記事

種下土裡,種進心裡 —旗美社大公田記事
  • 文|林怡伶(旗美社大城鄉交流專員)
  • (88)
  • 2019-11-07 09:24:53
  • 2020-01-22 23:17:15
種下土裡,種進心裡 —旗美社大公田記事_QRCODE
  • 用LINE傳送

社大夥伴參與種田的歷史頗為悠久,自2004年「細妹的田」開始,這幾乎已成為每年春天的大事。每批夥伴都有著不同的收穫:2007年收成頗豐,據說賣到缺貨;2009年夏天,手工感十足,割稻打穀自己來;2010年冬天,首次灑下麥種,這是生平第一次與台灣小麥的相遇。
        年假結束,這一期的種稻隨即展開,立春之後,雨水之前,2月17日,插秧機緩緩地蒔下「台東30號」;這一刻起,我們正式與這批稻子成為伙伴,禍福與共;這一刻起,公田種稻邁入第七年,且儼然成為旗美社大獨特的工作經驗。

小支筆V.S.大支筆

一般農民來到社大上課後,最常說的一句話是:我拿不慣小支筆(原子筆),只會拿大支筆(鋤頭)。然而,開始種田後,看著將鋤頭用得像在拿原子筆的農民們,總情不自禁地驚嘆!輕鬆地敲個兩下,筆直的田埂立刻出現,我常舉起鋤頭揮個兩下,就想要休息了...,還沒開始插秧,內心就已在堅持與放棄間大戰好幾回。
        插秧之後,看著秧苗在爛泥中飄搖,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未來秧苗會長成稻子,憂的是可能因為忙碌無法好好照顧,但唯一能確定的是,我們開始不僅是坐在辦公室的小資男女,不是只坐在辦公室討論議題,也要穿上雨鞋戴起斗笠,也要早睡早起拔草巡田,變身為行走於田中央的小農後生仔。

我們不是鬧著玩的

往年種稻時,常有路過的民眾說道:「種田不是這樣的!」、「這是種好玩的啦!」這類的話,是農村人對我們的好奇和疑惑,可能是直接下田指導,或者是一句聽起來令人洩氣的話,這種農村特有的關心,並沒有因為時間流逝而消失,因此我們也開始學著習慣,每一天持續在田邊上演的戲碼。

種田初期,常常一面感受痠痛,一面捫心自問,種稻是為了什麼?下田就能讓農村教育前進一大步嗎?太多的疑問無法一時得到解答。但奇妙的是,每次早起下田的不耐,一待雙腳踩進土裡,雙眼注視秧苗,雙手捉螺拔草,內心便有股奇異的平靜,那是在辦公室不會有的感覺;當下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也能觀察到穿梭於田間的各種動向,結網的蜘蛛,交配的福壽螺,那一瞬間若抬起頭來看,每個人都離土地好近好近,沒有一句人聲,卻是一副極為美麗的景象,我們對於投入土地懷抱的心意,在那個當下,完全沒有絲毫猶豫。

小兵立大功,團結力量大

這次的種田夥伴共有十多位,男性比例可謂是歷年之高,單以耕作人力來說,今年理當要長得比往年好,然而豐收與否,還是要看老天爺幫不幫忙,雖無法像專職農民一樣,我們也在試著發展屬於年輕人的種田模式。

插秧後的一週內,「巡田輪值」和「集體勞動」計畫開跑,每天固定有一組伙伴負責巡視,每週四早晨則是所有人一起勞動,初期以放水、巡田、捉螺和拔草為最主要的工作;另外各組也負責紀錄當日田間狀況,並不定時將文章發表於社大部落格,每個人對於土地的感受不盡相同,卻都很真實。

前陣子剛落幕的拔草大賽,可能是天意,抽籤分出的兩組,恰好以身高做為界線;厲害的是,150CLUB(矮個兒組)發揮埋頭苦「拔」的精神,在30分鐘內,以23公斤打敗少女時代(高個兒組)獲得勝利!應邀當評審的梅屏説:這田的感覺是舒服的,挺有模有樣;啟尚哥也大力地稱讚今年的稻子,這些話聽起來真令人感動!

種田,是否作為回到農村的方式,答案因人而異;對我而言,它是種對話,是種連結。低下頭,我們和土地同在一起;拿起鋤頭,年輕人與農民開始有話題;彎腰拔草,長輩和後生晚輩之間產生傳承;現在還無法得知這會帶給每個人什麼,但種下這兩分稻子,農村的生活確實開始不一樣,也絕對會是社大工作中另一個特別的經驗和累積。

社大公田位於廣善堂前,往夜市方向的水圳邊,歡迎有空來走走看看:這一年,種田的我們,及我們在種的田。

總共 1 / 1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