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社區大學能有什麼願景?

  • 文|謝國清(臺北市北投社區大學校長)
  • (54)
  • 2020-01-17 22:23:46
  • 2020-01-17 22:26:48
社區大學能有什麼願景?_QRCODE
  • 用LINE傳送

每年的年底,社區大學除了忙年度評鑑外,同時得開始提出或回顧願景並規劃下個年度的工作計畫,事實上每一所社區大學不必有任何規劃,自然而然就已經有一堆工作擺在眼前,譬如講師會議、教學研討會、校務會議、班代會議、社團會議、課程審查會議、課程發展會議等,這些會議每學期通常會舉辦1~2次,再加上公民週、期末成果展、開學週、註冊週等,還有平日 一所學校所需要的教務、學務、總務、資訊、會計等角色,其實不需要有任何專案計畫,社大年度行事曆已經被這些例行業務給佔滿了!而當社區大學的工作夥伴面對這些滿檔的例行業務時,還能談什麼規劃呢?

然而,如果沒有一些願景及新的規劃,難道社大人每年就是瞎忙著召開一堆會議,舉辦一堆活動,應付各種師生問題嗎?譬如說,每學期召開一次講師會議,就邀請講師們來了解並配合社大的行政作業程序,同樣的,班代會議就把所有 班代召集過來,告訴他們班代表該做些什麼?該配合些什麼?而教學研討會則請幾位資深講師及 學者專家來演示一番,公民週則提供各種誘因,以誘惑學員來聽一堆安排好的講座,期末成果展就熱熱鬧鬧的動員全校師生進行展演以吸引更多人報名註冊嗎?把學員資料、講師資料、課程資 料整理好準備應付各種公部門的要求嗎?相信只要是稍微資深一點的社大人絕對不會同意如此辦 社大的!因此,許多社大依然在年底或年初大談願景及社大未來的規劃,不過社區大學到底能有什麼願景及規劃呢?

2012年1月9日,旗美社區大學邀請我擔任該校願景工作坊的觀察員,整整一天,這群年輕工作伙伴們整理了對去年工作的反思以及今年的計 畫構想,並且接受其他夥伴以及我的詢問及挑戰,從過程中看得出這群夥伴們認真與緊張的程 度不相上下,作為觀察員的我,自然得提出一些 問題,一開始我最常問的是:「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或者「你做這件事的目的是什麼?」,尤其是當我發覺工作伙伴在自己的工作上有所猶 疑時,我就最想問他這兩個問題,因為我向來認為當一個工作者對自己工作的目的或目標「不夠清楚」時,則他做的工作就絕對不會「紮實」,但是工作人員到底要「清楚什麼」呢?

我擔任社區大學行政主管已經超過十年,原來的背景是數學及資訊專業,會進入社區大學,一方面是受到社大前輩的感召,一方面是有我自己對社大理念的憧憬,因此這十多年來總是三不五十的試圖將社大辦學理念、辦學目的、目標等轉達給對我所共事過的年輕工作伙伴,但很清楚 的,每個年輕人各有各的的思想,也各有各的人生規劃,另一方面社區大學又是個既辛苦、待遇又微薄、工作時間既長又與平常人不同,加上看 不到太多未來進路的工作,因此實在不容易會有像我一樣對社大辦學的憧憬!更何況即使透過語言完整的傳達辦學理念,但如何落實到工作中, 恐怕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因此,逐漸的我認為,社區大學的工作伙伴除了努力理解社大辦學理念、目的與目標外,更應該發揮年輕人的創意,而不要默守成規,當然社大的資深工作者也應該留下空間,協助並鼓勵年輕人發揮創意;反之,年輕工作伙伴也應把握在社區大學的工作機會,把社區大學當成是一個可以實踐自己理想的場域,此外,年輕工作伙伴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除了思考社區大學的辦學理念外,也該反思自己的工作目標,特別是如果還弄不太清楚自己社大的辦學目的或目標,不如設定自己的工作目標並努力達成;我會這麼認為是因為,既然社區大學短期內無法給年輕夥伴好的待遇、好的工作環境,不如讓他們多發揮創意,讓他們能實踐夢想,讓他們做事能踏實一些。

工作坊的最後,旗美社大正揚主任提出:「旗美社大給每位同仁的培力,期許大家都能因而具備如下六大能力」:

  • 批判與詮釋的能力
  • 分析與論述的能力
  • 組織的能力
  • 創造的能力
  • 現場回應的能力
  • 眼界與下手的平衡

這個觀點與我上述的構想不謀而合,我沒問正揚所謂旗美社大給每位同仁培力指的是什麼?我的想法是在社大的每一件工作都是一堂紮實的培力課程,我相信正揚與我的想法不致於差太遠!也就是說,社區大學應該是年輕夥伴築夢踏 實的地方,而這群年輕伙伴經過社大培力後,不論未來他繼續留在或離開社大,絕對也會成為積極推動社大理念的一份子!

總共 6 / 16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