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以人為本的農村再生與農村美學

以人為本的農村再生與農村美學
  • 時間 @ 2012年1月18日
  • 地點 @ 甲仙和安社區活動中心
  • 講師 @ 呂耀中 (水牛設計部落有限公司紀錄)
  • 紀錄 @ 胡晉維 (旗美社大課務專員)
  • (140)
  • 2019-11-07 08:50:45
  • 2020-08-23 15:18:17
以人為本的農村再生與農村美學_QRCODE
  • 用LINE傳送
▲ 從理解地方開始,並非處處需要「彩繪」。圖為台南土溝村一景。

社區發展已經半世紀

早在半世紀前,就有不少國家開始投入社區發展的規劃,其中也包括台灣,而社區營造的概念與論述都提及「人」在社區發展中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意思就是社區營造發展最重要的關鍵在於人而非硬體建設。1985年在對社區發展實驗計畫後的評估有提到,社區發展對於政府依賴度太高、社區缺乏專業人才等。在幾十年前就已經發生的問題,現在仍然存在著,代表著不管是公部門或是社區自己的發展,進步幅度都不大。

社區營造不只是在空間做改變,所有面向都應是社區營造,包括農村再生。農村裡頹圮的建築物要改善有相當複雜的因素,不單純是空間改善的問題,也牽扯到家族分家的問題。而農村再生計畫主張保留頹圮建築,在建物周圍的草坪做整理美化,然後將建物圍起來寫個「危樓勿進」,農村不應該被這樣對待,這是件令人難過的事。

同一個模子下的農村?

小黑的專業是空間設計或改造,農村再生計畫對他這種人來說應該是要很開心的,但他卻很擔心,農村從過去到現在都會有一些固定的建設,首先是入口意象,也就是過去所稱的精神堡壘,現在社區要做農村再生幾乎都會做入口意象,以提升知名度,入口意象也許是當地的農特產或特色等。但這種東西都是很久以前就開始發展,不是因為農村再生計畫才開始的。第二個是社區活動中心,活動中心是個大家聚會的地方,包括課輔、日托、活動等。第三是彩繪,過去多半寫些精神標語,現在開始繪製一些意象圖,但不管是過去或現在其實都是彩繪。第四個是涼亭,農村再生計畫提出來,社區就會希望有個綠美化的空間,一定會有口袋公園、草坪或花棚架等。台灣現在在推動農村再生的社區不意外的話都會先作上述這四樣東西,未來的農村若繼續這樣發展下去,可能都長得一樣了!這些東西對社區來說都很重要沒錯,但1955年就開始,這些東西都應該是為了人而做,不是為了空間、為了工程而做。入口意象、涼亭的建造變成了外包形式,這樣的東西就變成了工程而非營造,也間接失去了社區自主性,如果這些建設經由社區的人共同討論決策與生產,才是社區營造最主要的理念,以上這些建設無所謂好壞,重點在執行過程中如何產出,這才是社區發展的關鍵。

硬幹下的農再計畫

金門有一個聚落沒有柏油路,都是鋪紅磚,舊房子改造翻修成民宿,然後弄一間文化展示館,但它的本質沒有改變,沒有改變的意思是人依然不存在,年輕人依然沒有回來經營,這樣是好的社區營造嗎?光是建設就可以讓農村再生嗎?若大家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社區未來也即將走向這條路,那更要多顧慮了。

農再培根計畫一直告訴我們由下而上、社區自主,要上四階段92小時的課程,上完之後社區內部討論出計畫,移到縣政府,通過之後再逐年提計畫,由水保局編列經費下來。政策其實沒在騙人,但農村再生是分十年來推動的大計畫,每年政策都會作調整,對於未來的經費預算小黑並不抱持樂觀的態度,例如今年編的預算沒有花完,相對的明年預算就會減少。結果導致了大家都去上培根計畫,表現好的社區就可以跳級不用一階段一階段的上課,因為水保局有計畫執行的壓力,不得已只好想出變通方法,若1500億都照現在的培根計畫走會造成執行單位很大的壓力。就算社區上完四階段92小時的課程,也不可能有辦法寫出農村再生計畫,但在種種壓力下,相關單位還是只能硬幹下去。

農村再生還有一些很嚴重的問題。第一、規劃專業能力不足。921重建已暴露此問題,環境規劃人力不足且集中在都市地區,很多人都是在學都市規劃,而非農村規劃。執行者多是工程公司。「社區參與」一直被壓縮,在上完92小時課程後就被當為是社區參與,這也是令人擔憂的一部分。二、政府先期準備不足。國土計畫不明,例如腳底下踩的這塊土地屬於城鄉發展區、農業發展區、生態保留區沒人知道;地方對自己的生態調查不夠、掌握度不足;農村土地的角色地位不明,農村土地發展缺乏方向等,政策本身就不夠完善。

請跟我這樣做!

我們應該更設身處地去思考社區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去思考改造社區是為誰而做,是為社區民眾做、還是為觀光客做?接下來,要了解社區如何做公共決策,公共政策不應只是理事長或總幹事說了算。再來就是硬體空間如何規劃?大家都不是空間專業背景的人,就更應該有意識地去認識空間,因為這是自己的社區。建設內容的品質不應侷限於工程本身,而是在於自己對於建設要先有想像,設計公司規劃也比較能符合社區需求。建設的用處應該是事前就想像好,而非做好才想它的用處。最後,為社區著想,可以試著做更大的夢,在建設時永遠不要忘記還有「人」。

▲ 本次論壇講師小黑。
▲ 參與論壇的甲仙夥伴們。

編按:

近年來開始發酵的農村再生計畫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社區提出申請或執行,為農村景觀帶來了許多改變,先姑且不論政府大量資源注入的成果究竟是幸福還是災難,社區民眾應該更有意識地了解自己生活的社區,即將因為計劃的進入而帶來改變,農村再生到底符不符合社區的期待或自己的期待,我們邀請到參與台南後壁土溝村經驗的呂耀中(朋友們都稱他小黑,以下簡稱小黑)進行案例分享,並從另一個角度來探討這個持續在改變的台灣農村。

總共 8 / 16 筆 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