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溫暖與寬容的最佳詮釋 ─追念鍾鐵民校長

溫暖與寬容的最佳詮釋 ─追念鍾鐵民校長
  • 文∣張正揚(旗美社大主任)
  • (107)
  • 2019-11-05 08:39:46
  • 2020-01-18 10:51:07
溫暖與寬容的最佳詮釋 ─追念鍾鐵民校長_QRCODE
  • 用LINE傳送

記憶中,自鐵民老師家離開時,從來沒有空手而返。

鐵民老師家座落於笠山腳下,和最近的聚落九芎林隔了一公里,本該是遠離村子的喧囂,自成其寧靜淡泊的格局。但事實上,來鐵民老師的家的訪客卻絡繹不絕,讓這村落外的小山居永遠有爽朗的笑聲傳出。鐵民老師一生歷人無數,交遊廣泛;上至高居廟堂的達官顯要,下至鄉野行走的販夫走卒,乃至於切磋交流的作家文友們,都是鐵民老師家的座上客。但難得的是,無論來了多少人,甚至同一個時段有幾個不同的參訪單位,鐵民老師從來不改其從容與熱情,永遠讓家中的座上客如沐春風。我常常想,鐵民老師如何讓自己在那麼頻繁的接待中,不因個人行程受影響,而保持自己對於人的好奇與興味?

在經常前往鐵民老師家討論的人當中,有一群是比較特別的,那是美濃的後生輩們,後生輩指是指相對於鐵民老師的年輕人,年齡從二十幾歲到四十幾歲都有,是一批對美濃和台灣社會,懷抱著熱情和理想的人。鐵民老師是美濃愛鄉協進會創會前兩屆的理事長,因此常有公務的需要前往鐵民老師家討論。從一般的會務到美濃的未來,都是討論的內容。

自1997年返回美濃之後,和鐵民老師開始有了互動的機會。當時鐵民老師已卸任美濃愛鄉的理事長,但美濃青壯輩的幹部們,仍然習慣到這名卸任的榮譽理事長家中商量事情。每回大家來這裡討論,鐵民老師總是將家中訪客所貢獻的各地名產拿來招待大家。在討論的過程中,鐵民老師習慣把最重的擔子往自己身上攬,用他豐富的人生閱歷為大家分析情勢,要大家毋須過慮,保持樂觀。鐵民老師鼓勵大家的方式,讓我們見識到一名作家說故事的功力,他總是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把一件大事和大道理,用充滿了農村風格的方式,說得趣味橫生。這種表達方式,獲得在場聆聽者極大的共鳴。那是一種令人懷念的,地方長者和年輕人互動的方式,可以說,在笠山腳下房子裡的討論,正是一種精神的世代傳承。

因此,無數次自鐵民老師家離開時,心裡是帶著極大的收穫感的。那往返鐵民老師家的路徑,成為工作中最令人期待的路徑。

和鐵民老師有更深入的互動,是在創辦旗美社區大學之後。旗美社大由鍾理和文教基金會承辦,成立初期的工作人員則來自美濃愛鄉協進會,兩者俱和鐵民老師有極深的關連。創辦一所農村型的社大,我們當中沒有任何人有經驗,所憑恃的無非是對農村的熱情,以及,來自美濃愛鄉協進會工作時期所習得的工作方法。由於缺乏辦社大的經驗,因此事先作了打聽,得知課程博覽會的報名人數大約會佔整學期報名人數的四成。因此,我們做了充實的準備,搬了6台電腦到現場,以應付想像中龐大的報名人潮;人力亦傾巢而出,到場的授課講師幾乎到達8成,連當時作為主辦單位的縣長都到場了。然而,令人錯愕的是,當日的報名人數僅有27名,這是我們在學習經營「農村社大」所上的第一門課。這個報名人數使得我們接下來的年假只休了三天,機動報名點甚至越區遠征高樹與里港,心中的焦慮不言可喻。然而,面臨此一艱困挑戰,鐵民老師做為社大的負責人,卻沒有一句重話責問,只有鼓勵第一次辦社大的我們,居民還不瞭解社大,如何報名呢?要我們利用接下來的時間努力衝刺。

但當天晚上,鐵民老師卻失眠了。而且一直要到社大成立多年後,我才無意間從鐵民老師口中得知。鐵民老師的一生何等場面沒有見過?曾經在中央政府,和政要官僚們雄辯滔滔,力陳美濃水庫之不可行;曾經在立法院外,向長途顛波而來的鄉親們慷慨陳詞,要大家堅持下去。這樣一顆裝得下整個世界的深沈心靈,同時也是一顆最柔軟溫暖的心靈。

人常說,美濃年輕人多,除了在地的年輕人外,也有許多外地來的年輕人。因為,美濃提供了一個讓年輕人可以留下來的環境。返鄉的年輕人,尤其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在返鄉之前,通常和故鄉有著距離與身份的隔閡。縮短後者的隔閡,是留在家鄉無法迴避的課題。後者的隔閡一方面表現出年輕人對故鄉的感情,一方面也展現了年輕人對於家鄉的期待。要縮短後者的隔閡,除了方法、時間,還需要支持。支持者的角色一方面必須在地,深受當地敬重,才能據以發展出網絡的支持力量;另外,則必須跳脫在地,理解年輕人非傳統的返鄉心思,始能居中聯繫,共同打拼。鐵民老師以一名在地方孚有眾望的教師,並享有全國知名度的文人角色,用他厚實的寬容精神,給予返鄉青年最大的支持;若有父老們誤會時,鐵民老師即責無旁貸地出面化解。讓一批又一批的返鄉青年,能夠順利降落在這片他們誕生但曾經陌生的土地上。

8月5日上午,在電話的這一頭得知鐵民老師臥病在床,師母建議,若非必要,盡量不打攪鐵民老師。我心一驚,徵詢師母同意後,匆匆邀了馨蘭前往探視。在床榻上,鐵民老師奮力坐起,言談間呼吸較往常急促,臉色亦較往常紅潤;但一如往昔地說著他的人生感懷,還有對於諸多家國大事的看法。令我猶豫不決的事,到了鐵民老師口中說出,依然四兩撥千斤,清晰透明了。

這是我所見到鐵民老師的最後一面,但是,他會一直在那裡,在我心裡。

總共 1 / 16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