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當農村也是災區

當農村也是災區
  • 文|王敏州(旗美社大課程委員會召集人、 旗美社大莫拉克社區重建站輔導老師)
  • (69)
  • 2019-11-04 21:28:30
  • 2020-01-18 23:02:03
當農村也是災區_QRCODE
  • 用LINE傳送

古老卻迫切的課題

 趨吉避凶,自有文明以來,都是人類社會存續的重要課題。只是隨著科技的發達,人類與自然環境(地球、太陽、空氣、水)越來越疏離,尤其是當全球化與網路化的工作型態成為大多數人標舉的進步生活樣貌,掌握權力的國家機器,一方面擋不住這股浪潮,一方面也捲入這股浪潮,淪為最虔誠的朝拜者。於是,當災難發生時,第一時間的內心呼喊,則是:「為什麼是我?」然後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答案,也伴隨著進步的科技,每天映入眼簾,再隨著人們對訊息的一天天漸減注意,又重新過著與自然環境(地球、太陽、空氣、水)疏離的生活。而用來催眠自己的答案則是:「經濟還是最重要,也是目前唯一想的。」

埃及古文明的啟示

在埃及古文明中,尼羅河的氾濫,扮演重要的角色。一方面,由於每年的氾濫,讓土地養分肥沃,對農業種植有利;另一方面,每年洪患,雖然讓好不容易劃分的個人的、部落的疆界被摧毀,卻也促成了埃及人幾何學與天文學(曆法)的領先能力。隨著重複發生的災難,一次又一次的土地重新計算與分配,一次又一次的曆法修正,與洪水災難建立一份又愛又恨的關係。

日本福島、美國紐奧良與印尼亞齊災難適應的觀察

印尼亞齊省大海嘯發生於2004年底,奪走超過二十萬人的生命,旗美社大於2010年九月二十一日到九月二十四日為期四天的「旗美社大及颱風莫拉克國際NGO領袖交流工作坊」中,與印尼災後重建組織—印尼白水基金會亞齊分會(AirPutih Foundation)就災難減緩(Disaster mitigation)與災難調適(Disaster adaptation)的課題有相當深刻的討論。

2011年三月十一日,發生於日本東北的芮氏規模9.0強震。依據中央社轉載日本警察廳的統計顯示,截至四月十七日下午三時為止,東日本大地震和海嘯災難,在12都道縣確認1萬3778人死亡,6縣境內有1萬4141人下落不明。死亡和失蹤人數合計2萬7919人。

相對於印尼亞齊大海嘯而言,日本這場災難死亡人數僅約為印尼2004年的十分之一,這是否意味著日本人在生活中習於與地震共處的經驗與態度,對於災難來臨時,能爭取較少人類傷亡,能更有秩序的度過災難。

相對於2005年美國的紐奧良卡崔納風災的新聞畫面,災民搶奪超商,強悍的男人搶奪婦女弱小食物的無政府狀態,日本福島災後日本社會呈現的高度人民自制力,井然有序的排隊領取物資、打電話、安靜地待在臨時收容所。是否意味著標舉新聞與人權自由的美國式西方世界價值,面對災難來臨,反而間接促進災難的演化,天災捲動人禍;而相對謙讓的、沉穩的、不煽情的日本式(或許可稱為禪風)東方價值,面對災難時,也許有機會縮小受災規模,避免社會動亂。

當災區也是農村

旗美社大於2010年四月一日成立了「旗美社大莫拉克社區重建站」,對於旗美地區受災社區組織進行培力與陪伴的協助。對於合併後的高雄市而言,重建區的社區營造是項艱鉅的挑戰。不僅如此,這些災區社區也是農村社區,農村的社區學習也從來不會是簡單的任務。高雄市旗美九個行政區,遭逢社會、氣候、政治三大變遷的同時洗禮。

惟有更堅定的農村意識,促成更多有機生產,創造更友善的城鄉互助網絡,確保糧食安全,才有機會面對社會變遷;惟有延續反水庫運動的精神,堅持環境意識,倡議國家自然公園在本區設立,以保護土地、空氣、水與陽光,才有機會面對氣候變遷;唯有更堅定人權意識,督促政府面對多元族群,不能只有一套標準,而能有「人類學家」的同理心,建立多元族群的夥伴關係的城鄉原鄉治理,才足以面對政治變遷。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日本福島核電危機,迄今仍未解除,想想看若不是當年的高雄與屏東鄉親反水庫運動的成功,莫拉克的災難恐怕不僅於此。人類對西方資本主義與其建構的價值觀的迷思,於災難頻傳的今日,提醒我們必須選擇不一樣的路,才有機會,趨吉避凶。壞孩子的壞行為,無法靠減少次數變成好孩子,只能靠建立好行為,痛改前非,才能漸漸變成好孩子。依靠節能減碳這種減少壞行為的方式,鐵定無法穩定人類文明,學學早期埃及農業文明建構天文學幾何學的邏輯思路,與災共存,並轉換成新農業文明,台灣有機會成為世界的領先者。同時面對三大變遷的旗美九行政區,只要不放棄,堅持環境意識、農村意識、人權意識,更有機會成為穩定台灣社會的典範。

▲ 當農村也是災區,我們要繼續努力保護這塊餵養我們的土地。圖為八八風災後,六龜十八羅漢山一景。(圖◎張大中)
總共 1 / 18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