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人讓地方與眾不同 —旗美社大實習有感

人讓地方與眾不同 —旗美社大實習有感
  • 文|薛啟嬋 (香港社區伙伴PCD成都辦公室項目專員)
  • (90)
  • 2019-11-04 20:49:22
  • 2020-01-19 14:10:16
人讓地方與眾不同 —旗美社大實習有感_QRCODE
  • 用LINE傳送

完2011年的新年假期,我離開了冬日裏陰冷的成都,踏上去往臺灣的旅程。到旗美社區大學實習兩個月,這是一件已經計畫了很久,也蠻讓人心嚮往之的事情。不過直到我踏上臺灣的土地,也還沒有準備好心情來迎接即將開始的旅程。便捷快速的交通讓距離變得不再遙遠,卻也失去了緩緩醞釀心情的節奏。不知會碰上什麼,也沒有想過要經歷什麼,甚至連期待都沒來得及準備。但,就這樣吧,放下那些固有的工作模式、思維,放空自己,在未知裏去體驗和經歷。

社大,不只是學校

一想起社大,潛意識裏最先浮出來的印象就是開課、辦學。我在旗美社大的實習期正好碰上寒假,沒怎麼接觸到探課之類的事情,也因此對成人的課堂(尤其是在設在農村的成人學習課堂)是怎麼樣愈加充滿好奇。但課程之外的事情,倒是參與了不少。比如常常有機會跟著重建站的夥伴往旗美九鄉鎮的社區裏跑,去參加給高雄市教師會的老師和小朋友辦的農村生活營,參與社大與其他團體的交流,會議也開了形形色色的好多種,社大工作團隊的、社區組織的、學務委員的、探課員的……。

不同層面的接觸,讓我對社大的理解逐漸豐富了起來,卻也因為接觸越多,越覺得知道得少。社大十年的沉澱和積累,像是一本厚厚的書,而我可能才翻過了序言部分。

在不同的場合,總有機會碰到社大的一些學員,喜歡問大家兩個問題,一是他們為什麼來社大上課?二是在社大的學習帶給了他們什麼?

不論是抱著充實自己的想法,還是對某一類學習確有興趣,走進來,就成為了學習的起點,卻又有了超越學習範疇的另一些意義。曾在早期上過很多農業類課程的啟尚哥說:“社大給我的幫助就是建立一個平臺,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別的人和事,帶領我們認識更寬廣的事物。就像社大請人來上課,學員就有機會和老師認識,然後建立起一個往後可以互相交流的平臺。”原本過著木瓜園和家兩點一線生活的瑋瓴,在參加了廣林社區導覽解說班後,開始了與自己所居住的社區的互動,她說:“在社大不只是上一個課程,而是融入了當地文化、生活層面的東西在裏面。”也有學員覺得,在社大上了除了增加學識,更重要的是交了一堆朋友,這種感情帶來的是一群慢慢聯結的生命。

「人聚在一起是會發酵的,會產生不同的可能」啟尚哥的這句話我很認同。在我看來,這也是社大辦學的深意,不僅是提供一個學習的平臺,更是提供一個彼此看見和聯結的場域,讓人與人之間因不同的聚合,去相互影響和碰撞出不同的生命狀態,或是藉由編織起來的網絡,去構建起大家對生活,對所居住的地方的共同想像與真切行動。
  除了藉由課程搭建起來的學習與交流平臺,社大一直也在努力扮演著議題推動者的角色。其早期推動的有機農業、城鄉互動這類議題,如今已呈現出星火燎原之勢。這讓我意識到,在農村,不只要有對社區需求的敏感,也要有超越現實的思索與開拓。

人,讓這裏與眾不同

在美濃,感受最深的,是這裏的人。

一次,在老爹的帶領下,穿過幽靜的小巷,去到廣進勝紙傘工作室。如今的廣進勝掌門夫婦說,他們之前在外地有不錯的工作,是基於文化傳承的考慮,並在美濃當地士紳的鼓勵下,才下定決心回到美濃,接替父親的衣缽,將紙傘工藝延續下來。林家夫婦儒雅的氣質和對文化的理解,讓人覺得這裏是一個文化傳承的工作室,而不是加工和經營商品的工廠或店鋪。

瞭解美濃後生會時,突然間發現,在這些後生的背後,有著一群人的推動和關注。當年一群返鄉服務的美濃青年所組成的八色鳥協會,基於對家鄉環境的關心,在工作之餘,帶領青少年及民眾實地體驗自己生活周遭的環境,落實愛鄉愛環境的理想。正是在他們的持續推動下,才成就了一批批後生揮灑自己、回歸鄉土、結識夥伴的舞臺。這種長輩對年輕人的殷殷期許與真切鼓勵,讓人覺得溫暖且動容。

在龍肚國小,看孩子播下新一年的秧苗。學童稻作體驗,如今已進入第七個年頭。聽黃鴻松老師講起他對鄉土教育、客家文化傳承的理解,或是看老師們午飯後聚在桌邊認真探討教育內涵的情形,不由得想起之前在大陸時,職業是老師的夥伴提到自己身邊的同事已不再談論理想的孤獨。而在這裏,我感受到一群老師真切的心。

我住的民宿的主人說,當他回想自己這幾十年所做的事情時,最後終於明白,自己一直的努力就是三個字——顧家園。

其實還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人。很慶幸自己是在這裏生活一段時間,而不是匆匆到此一訪的倉促,不然怎會有機會去品讀此地的豐富。也正是因為這些人,這些故事,讓人覺得,這是一個待不膩的地方,是一個有內容的地方,因為周遭隨處都有故事和驚喜。

來到美濃,會常常想起自己的家鄉,那是中國西南的一個普通縣城。在那裏,人們大多追求物質上的享受,少有精神上的追求,回家,會讓你感覺到一種深深的束縛,我的那些留在家鄉的朋友,不是被現實捆綁,就是潛移默化之後的墮落。

兩相比照,猛然間意識到,人,才是一個地方最重要的文化內涵。美濃由反水庫運動開始,這些年一直進行著“一場起於反水庫卻永無止盡的社區運動”,而這個過程裏最有價值的累積,恐怕就是帶動了一批人意識的覺醒吧。

任何事情的開始都是艱難的,但任何微小的開始都是有價值的。美濃能有今天,也是數代人努力積累的結果。如果我們作為個體可以敢於不同,去創造另一種文化,那或許就會成為別人選擇不同的鼓勵。當越來越多的人可以有異於主流的另一種選擇時,就形成了一種新的文化,這樣的文化,又會反之形塑人。因之,另一種世界就有了可能。

只問貢獻,不問結果

初到社大時,總會以社大的工作去劃分和理解事情,什麼活動是社大辦的?哪些人跟社大有關?社大的工作有什麼影響?來的時間長了,漸漸發現,原來這裏有一個綿密交錯的在地網絡,人與人,人與事之間,經常有著不同的交織。

一個人,可能既在這個團體,又在另一個團體,既參與了這邊的事,也參與了那邊的事。一個活動,可能既有這方的推動,也有那方的努力。一個人的變化,也可能是不同影響的疊加。

一個農村生活營,裏面就有愛鄉協進會、旗美社大、美濃後生會、高雄教師會以及其他不同群體在參與協作。農夫市集的發展,背後也有著不同的攪動力。這種彼此聯動的情況,隨處可見。

想起之前與同事一起學習項目評估時,曾經提到的一個思路,當我們在做一些推動社會改變的事情時,有時,不要急於去問自己所做的工作導致了什麼結果,而是要去找到自己有什麼貢獻。這個貢獻,就是你的位置,而那個結果,可能是許多位置共同協力後的呈現。

▲ 啟嬋說:現在的龍肚國小,春天種稻,秋天種菜,孩子們總有機會與土地去作親密的互動。

美濃在地的豐富性,正是許多人、許多團體共同耕耘而來,這種綿密的網絡與相互的協力,讓這裏充滿了生命力與力量感。

在美濃實習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大半,這一個多月裏,有很多的學習和啟發,也有不同帶來的碰撞和相似引起的共鳴。我不知道,這段實習經歷會在歲月的沉澱之後留下什麼樣的印記,但相信,經由時間的淘洗,生命裏與臺灣相遇的這個片段,將會愈加真實地顯現出它之於我的意義。而在這裏所經歷的一切,就是意義的來源,謝謝你們!

總共 8 / 13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