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適地適種,從基礎開始 — 聽戴慶芳談社造哲學

適地適種,從基礎開始 — 聽戴慶芳談社造哲學
  • 訪問|吳鴻駿(旗美社大專員) 紀錄|柯宣竹(旗美社大專員)
  • (74)
  • 2019-11-04 15:51:07
  • 2020-01-19 21:10:18
適地適種,從基礎開始 — 聽戴慶芳談社造哲學_QRCODE
  • 用LINE傳送

「作穡的人嘸啥米好講的啦!作穡是越作越失…」操著台語,戴慶芳自嘲的說。本來在內門農會工作的他,因為幾年前母親生病,家中有一些田地,教會牧師也邀他回鄉一起作社造工作,他於是把農會的祕書工作辭掉,回到內門木柵,當起專職農民。
  現在的他,除了農民身份,還擔任「微風市集志業發展協會」理事一職,加上之前在內門木柵「佳音社區發展協會」擔任總幹事的社造經驗,對於社區營造及在地農業的結合有他自己的一套想法。

戴慶芳過去在農會上班,人脈廣,所以常受人之託去「喬」事情,也了解到木柵地區「隔代教養」問題的嚴重性。在農村找工作不易,年輕一輩都到外地打拼,把小孩託付給阿公阿嬤帶,常因無法管教或管教不當而衍生出許多問題。例如,小孩玩電腦,老一輩的不懂,就無從管教起,結果網路交友就出了問題,未婚懷孕…這種事情就層出不窮。所以對於社造工作要如何切入,戴慶芳有他的看法。

▲ 戴慶芳在農田理勞動的身影。(圖片提供/微風市集)

「社區工作要從產業開始」,他認為只要在地的產業能夠帶動起來,失業問題被解決,家庭經濟、生活就可以獲得改善。沒錢就會出問題,工作不穩定,就會為非作歹,一堆問題也應衍而生,如治安變差、隔代教養…等。

至於社造的現實面—經費資源問題,他認為社造工作應該是要社區居民自行努力有成果後吸引資源進來社區,不能只是想要拿補助做事,拿不到補助就不做事,這樣就本末倒置了。他也提到推動社造工作就應該打破地區、宗教、派系的侷限。幾年社造工作下來,他表示不會再談很多理念,就直接作給大家看。他也建議和農民在一起,不要用正式的會議或語言去談,要以講古、閒聊的方式,才能融入農民,就會發現,農民其實有很多想法;在樹下、廟口沏壺茶,大家就會滔滔不絕。

談起農業,他認為台灣水土環境變得不佳是山區農耕過度造成水土流失的結果。政府要求平地農民休耕,使得農民都跑到山上種高山蔬菜,造成「平地休耕、山上一直在開墾」的怪現象。他也提到一些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在這次八八風災時受創嚴重,就是因為風景好,一堆業者紛紛開發,過度的結果就是造成水土流失。

戴慶芳希望未來能有更多人用有機方式耕種,他認為可以鼓勵年輕人來作,因為年輕人容易接受新觀念,現在學會了,未來能作的時間也較長。他現在也報名參加有機農業的相關課程,因為沒辦法將課堂上的所學通通講給太太聽,所以拉著開早餐店的太太一起上課;在投入有機農業的過程中,除了要忍受腰酸背痛外,夫妻兩人也歷經一段磨合期。

談到木柵地區的農業,他說木柵缺水又是白堊土地形,其實不適合耕種,木柵就被戲稱「什麼農作物都種不起來的鬼地方」。他認為農作物要適地適種,木柵這樣的環境其實適合種芭樂、竹筍、破布子,而這些農作也都很適合作加工;內門缺水,以前養雞很盛行,跑山雞也是一項可發展的產業。吸水量不大的火鶴,在丘陵地也可以種,所以火鶴在木柵應該也是很適合推廣的產業。內門也很適合發展竹碳產業,以前內門竹業很發達。木柵要靠農業發展較困難,但可以往農產品加工發展。他就說「國民生產總值GNP」把農產品加工列入工業收入,不然農業的收入應該是很高的。

目前在微風市集設攤的他,賣的東西量少但種類多,他常買新品種回來試種,但都失敗;所以他真覺得東西就要適地適種,「日據時代種什麼,種那個就對了!」是他現在的心得,以前上一代有種過的東西現在拿回來種比較會成功。他也笑說不敢太鼓勵別人從農,因為真的很辛苦。

「要深入地方就要先了解地方」,最後,戴慶芳這樣提醒我們;社區營造不用都找有頭有臉的人,若都找有頭有臉的人,不見得會聽到基層的聲音,要從基礎開始,以點、線、面的方式去推,讓居民認同。

雖然一開始戴慶芳說「作穡是愈作愈『失』」,但一晚聊下來,我卻看見許多他從農後的「獲得」。

總共 11 / 13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