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活在當代的鍾理和

活在當代的鍾理和
  • 演講 @ 鍾永豐 (作詞人、前嘉義縣文化局長、美濃愛鄉協進會第二任總幹事)
  • 紀錄 @ 洪馨蘭 (清華大學人類學博士候選人)
  • (127)
  • 2019-11-04 15:33:04
  • 2020-08-23 11:00:36
活在當代的鍾理和_QRCODE
  • 用LINE傳送

【大地書房】文學串連演出後座談紀錄

2010年10月24日下午,在美濃鍾理和紀念館舉辦了「大地書房─山歌.文學.鍾理和」文學串連,生祥在此發表了他的新專輯,並邀請永豐等專輯的創作者於會後舉辦了創作分享,提供了另外一種認識鍾理和的角度。底下即為永豐的分享內容。

「鍾理和基金會」是旗美社區大學的承辦單位,我們正好透過這個機會來重新認識鍾理和。

◎ 圖片提供/大大樹音樂圖像。

我從1999年離開美濃之後,在兩個地方工作,在台南縣、與嘉義縣,現在住在嘉義市。現在回過來來看鍾理和,覺得美濃有鍾理和實在是很幸福的事情。在台南新化有楊逵,在嘉義梅山有張文煥,但是各位看,在台灣那麼多有前輩作家的地方,很少地方像美濃一樣,跟一個作家的關係不僅是紀念性的,不是說每年要辦紀念性、年輕人不見得瞭解的東西,所以美濃這一點是很幸福的事情,就是說理和先生逝世之後的三、四十年,鍾理和用各種形式一直在跟我們對話,他的精神用各種形式跟我們在一起。所以我覺得在美濃實在是非常非常幸福的事。

接下來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從小以來理和先生跟我對話的過程。其實我雖然很早就接觸文學,但是就像鐵鈞先生說的,我們這一輩的人,看的小說其實是翻譯的小說,再加上教育裡並沒有教我們「鍾理和」這件事情,所以我們並不知道美濃有鍾理和這個人物,縱使我住的地方離這裡(紀念館)其實才八、九公里的地方。第一次跟理和先生接觸,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就是在我國中二年生那個時候,我爸爸帶我去美都戲院看李行導演的電影《原鄉人》,那一次給我的影響非常、非常深,怎麼說呢?就是那個時期看的電影,一個就是瓊瑤的電影,一個就是香港劭氏公司打打殺殺的那種電影,但是你從來沒有看過螢幕裡是農民、而且還是美濃的農民,跑出來演戲的啊!一輩子沒看過這種東西。所以那一次看電影,說實話,理和先生跑到北京的那段事情,其實我沒有多大的興趣,但是,好幾個畫面,像是在菸樓前面,好幾個男人、婦女肩挑扁擔走出來的畫面,我跟我父親的眼淚就一直流一直流,我不知道我父親會流眼淚,我也不知道我會流眼淚,就是從來沒有在這麼大的戲院裡面,會向我父親、母親一樣形象的農民,在螢幕中這樣跑出來,所以這是非常有撞擊力的一個經驗。

這件事情,對於我後來在運動上面有很深的兩個影響。第一個影響就是,我想以後我有能力的話,一定要讓農民這樣出來;第二個就是說,不僅要讓農民可以出來,我還要讓農民可以胸口挺起來、頸莖(脖子)挺起來這樣走出去,要讓人家知道,農民不是那種要讓別人疼、給人惜(被摸頭)的那種形象,而是那種頂天立地農民的形象,要這樣走出去。我認為這樣才真實「有搞」(才真的有意思)。

第二次理和先生跟我的對話,是我在1990年代初歸來美濃做美濃地方文化的調查工作。那時候我也還沒有看理和先生的小說,不過那時候開始接觸鐵民老師。那時候接觸鐵民先生是在1991年我們那時候我們要辦一個六堆客家夏令營,去拜訪鐵民老師,詢問他是否可以出來擔任我們的營主任,那時候開始跟鐵民老師有接觸。之後開始反水庫的時候,鐵民老師很自然地就擔任我們愛鄉協進會的理事長。那時候因為接觸到鐵民老師,我開始透過鐵民老師去想像鍾理和這個人,我看鐵民老師很有意思的是,他這麼有一個長者的氣度,第二,他知識很豐富,知識的豐富還表現在兩方面,第一個,他的知識非常有現代性,像大家談那種很專業的東西,他可以瞭解,同時,鐵民老師在使用農民的語言、農民的形象又非常精準,我覺得這給我很好的一種期待,就是說:我們瞭解一個農民不單純從一般的角度,而是從那種很普遍、很現代性的角度,又同時可以掌握到一般農民那種話絮的那種形象,所以我就在想,到底鐵民老師的父親是一個什麼樣的知識份子。 

從1996到1999年三年餘的時間,那時候反水庫最激烈的時節,那時候鐵民老師做理事長,那時候我在愛鄉協進會做總幹事,那三年鐵民老師雖然不是每天都去協會,但是那三年我覺得是說,他雖然不是那種每天都跟你在一起,但是第一個是說,反水庫是跟一個國家相戰,所以不管是從哪方面來說,其實是一個非常全面的東西,美濃怎麼會有這樣一個知識份子,他在任何方面,在精神上、在手腳上都能夠跟你對話,所謂手腳上,就是美濃在反水庫那個時候,最怕、最怕的一件事情就是高雄市跟你作對,就是說誤以為美濃人不要做水庫就是不要給高雄人喝水,所以你們不要做水庫我們就跟你們作對。我那時候最怕最怕的就是這件事。所以那時候能夠讓高雄市的知識份子、仕紳願意支持我們、願意聽我們說話,有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關鍵就是說理和先生與鐵民老師他們那種在上世紀初所建立起來的人的關係,分散在臺灣各地,尤其是高雄市詩人的那一批人,是第一批願意出來跟我們對話、出來幫助我們、支持我們在高雄市辦各場的論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力量。也就是說,如果不是鍾理和先生與鐵民老師在高雄市的這種影響的話,我們我們根本就打不進高雄市。所以這是當初反水庫之所以可以獲得階段性的成功,還有高雄市到今天都還能跟我們站在一起,一個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關鍵。

  所以,反水庫之後,我才有機會去讀理和先生的作品。再加上最近這張專輯的關係,將理和先生的作品還有他的日記,幾乎都全部看過一遍了。我們這一輩不管是想要寫作的、或是希望有個更好的機會可以認識世界的,我覺得我們都遠不及理和先生如此用功。怎麼說不及他用功呢?

我想,理和先生每天侷在這個山寮下,每日心裡一定會很愁,愁什麼呢?愁外面發生的事情他不瞭解,外面有新的作品他沒讀過,外面有新的思想他沒想(思考)過。我想這是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事,怎麼會一個住在山寮下的一個讀書人,這麼想要知道外面的事情!我覺得隱隱約約又像是我在過去反水庫那樣,我雖然知道這件事情牽連到整個臺灣的事情,所以你必須知道外面的世界,而我就覺得這之間相隔五、六十年,在美濃的知識份子,相同面對這樣的事情,所以那時候我覺得好樣跟理和先生似乎在「通靈」一樣。
      第二個讓我嚇到事情是,我覺得理和先生跟農民的那種態度、近距離,在臺灣的前輩的作家中,是非常不得了的。臺灣的前輩作家大部分都是站在遠遠的地方關心農民,農民在他們的作品裡面是個很抽象的一個概念,很少像理和先生那樣生活在一群農民裡面,甚至他的妻子就是農民,所以觀察農民的時候,他很多是通過農民來反省自己,透過從事農民的妻子來反省自己,透過一個原住民的阿嬤的過世,來反省作為客家男人的一種問題。所以可以從很多角度、這麼深刻地在反省這些問題,所以我覺得這是相當不得了的事情!

我最後要說的是,各位如果有機會去看鍾理和先生的全集,你會發現在理和先生的日記裡面,他每日每日地在記錄農民,農民講什麼話、什麼時節什麼節氣、今天錄到哪一條山歌、哪一條串仔,在他們日記裡至少四、五十頁錄了非常多美濃的山歌歌詞、串仔、美濃農民講過的話。我有時候就在想,這個部分理和先生其實是一個有世界意義的作家,就是說各位如果重回十九世紀末期到二十世紀初期,在這世界上最重量級的作家,其實他們都有兩種身份,第一個身份他是一個作家,第二個身份他其實是個人類學家,他每天記錄他身邊的地方這個小的很多角度、這麼深刻地在反省這些問題,所以我覺得這是相當不得了的事情!

我最後要說的是,各位如果有機會去看鍾理和先生的全集,你會發現在理和先生的日記裡面,他每日每日地在記錄農民,農民講什麼話、什麼時節什麼節氣、今天錄到哪一條山歌、哪一條串仔,在他們日記裡至少四、五十頁錄了非常多美濃的山歌歌詞、串仔、美濃農民講過的話。我有時候就在想,這個部分理和先生其實是一個有世界意義的作家,就是說各位如果重回十九世紀末期到二十世紀初期,在這世界上最重量級的作家,其實他們都有兩種身份,第一個身份他是一個作家,第二個身份他其實是個人類學家,他每天記錄他身邊的地方這個小的世界一切切的東西,文化中的東西,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理和先生其實不是一個地方型的作家,他其實是個世界性的作家。各位如果去看托爾斯泰的作品,他裡面也是這樣的,就是說他不僅是個文學家,他還是一個很勤奮的人類學家,甚至他還是一個社會學家。所以這個給我們後輩一個很大、很大的提醒與鼓勵,我們作為地方上工作的知識份子,我們看待世界應該要是立體的,看到過去也看到現下,這個才是全面的知識份子。我最後一句話就是,理和先生教給我們的,就是教我們如何做一個有機的知識份子,隨時注意你腳下這個世界產生的事情,隨時做好各種對話跟連接的可能性,所以這是我覺得理和先生給這一輩、下一輩在美濃的知識份子,最大、最大的一個資產。

編 輯 手 記

2010年的下半年非常熱鬧,本期的校刊除了延續上一期關於藝術駐村計畫的主題、學員的學習心得分享之外,還有在十月底舉辦的小林夜祭、緊張刺激的全國社大優質課程徵選、美濃民謠歌手林生祥的鍾理和文學音樂發表會;十一月初我們還在田裡灑下了小麥的種子…。

希望您透過閱讀這些精彩的報導記錄,感受人們認真生活的熱情,在這冷冽的冬季裡,因為有美好動人的故事而溫暖起來。

總共 1 / 13 筆 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