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百年劫?! 樂善堂的危機與契機

百年劫?! 樂善堂的危機與契機
  • 文 @ 溫炳原 (旗美社大專員、台灣綠人)
  • (143)
  • 2019-11-04 10:15:51
  • 2020-08-22 23:38:42
百年劫?! 樂善堂的危機與契機_QRCODE
  • 用LINE傳送
▲ 樂善堂需要一個創新納舊的方案,來讓當前面臨的危機,得以透過百年的根基而營造出新的契機。

百年歲月應該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但對杉林鄉月眉村的樂善堂而言,卻在地震後被認 定安全堪虞,並貼上一道紅色、宛如催命符的危險建築告示。此事導致地方上人心惶惶,在文資維護奧援不足,但又擔心傷及無辜的考量下,負責管理的董監事已開完會,並初步決議將「拆舊堂、蓋新廟」,這也使得興建年代仍 待考察1 的這棟傳統建築,即將從高雄縣客家聚 落地區之最早鸞堂2 的歷史中滅跡。

高雄縣客家聚落地區的鸞堂信仰,在日治前期的時候肇端於杉林鄉月眉村的樂善堂,之 後相繼拓展到旗山鎮圓潭福安堂、美濃鎮廣善堂,而在傳至廣善堂後的短短十年內,則又迅 速延續到龍肚庄廣化堂、廣興庄善化堂、九芎林庄宣化堂、石橋庄善誘堂,當時香火之鼎盛甚至遠及至六龜鄉新威庄的勸善堂,儼然是客家人在天公、伯公、三山國王及義民等信仰之外,另一項重要心靈生活的人文活動。除此之外,從樂善堂分別於西元1914、1929年所出刊的 《覺夢真機》及《妙化新篇》等兩本鸞書內容中,亦可窺見南北客家鸞堂信仰交流互動的文字記載,由此顯示了在當時全台鸞堂發展的興盛期中,樂善堂像是一條南北部客家地區鸞堂 系譜關係的臍帶。

日治初期新竹及苗栗一帶相當成功、影響日本殖民政府鴉片專賣利益的鸞堂戒煙活動,由於隱含了反抗日本鴉片政策的思想,加上殖民政府深怕鸞堂是一種秘密結社,會與抗日義軍串連一起,所以下令日警展開了一連串的偵察、監控與取締的行動,也因此在鸞務發達欲南向拓展的需求,或規避日本統治政權注意與迫害的壓力下,活躍於苗栗、新竹一帶客家鸞堂的重要人物,如苗栗公善堂劉石恩、新竹飛鳳山代勸堂楊福來,也陸續南下來到樂善堂協 助扶巒著書及監整堂務,進而奠定了樂善堂在 高雄地區客家鸞堂史上的先鋒地位。

誠如上述所揭露之樂善堂在台灣歷史與客家 文化的重要地位,其一事一跡或一磚一瓦應該都是值得維護並加以研究的,但今年3月4日一場百年地震的來襲,卻重創這個近百年的客家 聚落信仰中心,使得樂善堂陷入了「建新廟、 修舊堂」的兩難。原因是本地長年有淹水的問題,加上廟堂基地的地勢較低,只要進入梅雨 季或遇上颱風,降雨量稍大就會水漲過膝,甚至讓木雕神像有被漂流的危機,所以負責管理之基金會的理監事們,有意藉新建之舉一併墊 高基地來處理水患問題。另一方面,又由於地方信徒對於廟宇建築的認識,往往受限於「新 建=堅固、大=宏偉」等主流觀點,這也使得 這些理監事們背負了沈重的信徒壓力,擔心如果只修整舊堂反而會成為眾矢之的,熱心參與堂務的林先生說:「更何況,縣府三位專家來 勘查後,一致認為損害嚴重,並已貼上紅單、 列為危險建築」。此外,為避免夜長夢多、橫生意外之事,林先生已經延請了內埔一帶頗具經驗及盛名的廟宇建築師傅,開始進行調查並 著手新廟宇興建構想的規劃。當筆者拜訪林先生、基金會總幹事及其他幾位現任的理監事們時,雖然基金會已做成新建的決議,但言談之 間他們還是有維護文化史蹟的想法與意願,只不過以樂善堂目前的條件及基金會所掌有的資源來看,重建是解決所問題最好的選擇。

▲ 新建≠堅固、老舊≠脆弱,樂善堂後新建約十年的玉清宮,此次受災比前舊堂更為嚴重。

但另一方面,長期關心台灣文化資產維護、現任教於雲林科技大學的林崇熙教授,地震後即藉南下美濃進行私人行程之便,特別抽出時間來現勘樂善堂災損的情況,林教授指出,損害其實沒到非拆不可的程度,樂善堂的主結構樑柱受創不大,遭震破的承重邊牆,也可以卸除後再以新磚重砌回去,最重要的關鍵正在於地方人士如何看到這一段值得被維護的歷史記 憶與文化資財。被百年地震重創的樂善堂究竟 應該如何處理?這是一個值得政府官員、學者專家以及地方鄉親討論的議題,筆者認為此事 牽涉的不只是政府對處理震災是否具備歷史及文化的視野,而更值得努力的是,如何透過公 開溝通的方式來凝聚各方意見,催生一個創新納舊的因應方案,讓樂善堂面臨的當前危機,得以透過百年根基而營造出新的契機。


1 根據張二文所著高雄縣客家鸞堂的起源-月眉樂善堂 與其鸞書之研究一文指出,根據《月眉樂善堂沿革》記 述:「樂善堂之由來,始於大正2年(1913年)之秋」, 有關鸞堂的傳衍,張文推論在《覺夢真機》造著前,樂 善堂並無獨立堂宇,而於西元1921年新建堂宇落成,西 元1925年在增築左面橫屋及廳室。又1961年月眉樂善堂 曾出版,月眉樂善開堂49年改築十週年紀念專刊,顯示 該堂曾改建。

2 鸞堂乃聖堂、善堂也,奉祀關帝君為主神,加奉祀孚佑帝君、司命真君尊稱為「三聖恩主」,或加配奉祀文昌帝君、玄天上帝尊稱為「五聖恩主」。或有鸞堂加 配 「先天豁落靈官王天君、岳武穆王」亦稱為「五聖恩 主」。並以奉祀太上道祖、孔夫子、觀世音菩薩等三教聖真為上座,藉桃柳為筆,扶鸞虔請神靈降筆,以傳神意。蓋古聖離世日遠,必藉桃枝柳筆現身說法,於沙盤 浮字,傳真警世,教人修道之法,此種組織之善堂,謂 之「鸞堂」,又稱之「鸞門」。著名的台北行天宮即為 一例。

總共 4 / 13 筆 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