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蒼海話多納

蒼海話多納
  • 文 @ 鍾鐵鈞 (「獵人學校」學員)
  • (146)
  • 2019-11-04 10:12:06
  • 2020-08-22 23:37:03
蒼海話多納_QRCODE
  • 用LINE傳送

旗美社區大學九十九年度春季班,因作業問題而延慢一個多月,於四月十八日才第一次上課——體驗大自然的威力,見識八八水災後的地貌變化。地點則是從多納溫泉往下游到紅塵峽谷,以及往上游到鬼斧神工。由於社大剛成立時,筆者即開始到多納研習魯凱文化,不僅上課超過七學期,且跟爾克老師已成朋友,常常赴多納泡湯,所以對災後的地貌改變,感觸也就特別深刻。

當天的集合地在「以前」的「茂林遊客中心」,如今整個中心已被去年「莫拉克」颱風造成的八八洪水沖走,只剩下破損的收票亭,以及很像是插香在向蒼天泣訴的三根旗桿。接著,邁向多納之路也是怵目驚心,走山滑壁以致路崩橋斷現象隨處可見,所闢建的便道既需穿過河床的沙地峽谷,又得翻山越嶺迂迴前進。等到好不容易抵達溫泉區,卻是整個人被震驚住,眼前所見是寬達幾百米,面積該有數甲的平坦砂礫地。這裡真是溫泉區?原有的溫泉、商店、民宿、停車場,以及吊橋呢?

站在原本在馬路右上方高處,而今孤立的大水榙底下,試著併湊出原有地貌:唯一剩下當指標的屋頂為整排的民宿小木屋之一,屋頂前方降低七、八米為馬路,馬路的另邊則是芒果樹園、停車場,緊接著是二樓卡拉伴唱店及一排數間的低矮商店,再繼續走百米也就是轉彎處可見到吊橋,在落差達廿幾、卅米的橋下,是行人難攀的大岩磐、峽谷、深潭、潺潺清流,河岸半坡才是溫泉池。如今,這一切已被埋葬在腳下至少卅幾公尺的砂礫中了,如果不借用機具開挖,或許要經過數十年的自然侵蝕,才能重見天日;又如果暴雨已因溫室效應而成常態,每年沖刷下來的砂礫速度遠超過侵蝕能力的話,那麼多納溫泉就必定成為歷史名詞。

▲ 「鬼斧神工」,溪水正從岩洞汨汨流出。

視線再遠望對岸轉角處,有株傾斜枯木的位置,那裡該是充滿回憶的「秘密」露天溫泉池吧!約七、八年前,常常與金曲歌手生祥兄,於週六傍晚出發赴多納,帶著聚焦手電筒,趁著天黑即翻過吊橋上阻絕遊客的鐵絲網,再踏過百來公尺、長滿肚腹高雜草的野地,接著攀爬下去落差將近廿公尺充滿破碎石板的河岸,這就抵達了硫磺味強烈、約二坪大小的溫泉池。天既黑又四下無人,當然是赤體裸泡。星光、弦月、梟鳴、螢火蟲,點根菸、偶而喝口罐裝啤酒……。這十足野趣的秘湯,連僅在此坦誠相見過一次的廷棟老師及慶進兄也讚歎。可惜!一切已成了絕響。

緬懷過溫泉區,往下游走到「紅塵峽谷」,除了偶而需要涉過淹小腿肚的涓涓細流外,一路都是平整砂礫,慶進兄還直接把四輪傳動廂型車開到濁口溪匯流處。再往上游到「鬼斧神工」也狀況相同——跟以前有天壤差別。筆者曾二度溯溪探險鬼斧神工,每次都重裝備:救生衣、繩索、伸縮救生棒、止滑膠鞋或厚襪子,既需攀岩附壁又得泳渡深潭。第一次碰上寒流過境,在半途即屈服於寒冰般的溪水而折返放棄;第二次挑春日晴好的日子,耗時三小時才成功見識到幾百米長、一線天的整塊插天岩壁,以及像是葫蘆般深邃幽暗的岩洞,而溪水正從岩洞汨汨流出。如今,第三度拜訪,岩磐不復見,葫蘆洞口已破穿,遠方有一道小瀑布宣洩而下。完了!鬼斧神工已不再神秘難測,輕裝便鞋在半小時就可抵達,而吉普車更能直接開進來。或許,魯凱族得另尋一處祖靈聖地了。

課程結束,賦歸的心情沉重,想讓多納溫泉重現得以浸泡,恐怕機會渺茫了;而台灣的山林美景,又還能承受多少類似的風災摧殘呢?

總共 3 / 13 筆 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