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您好! 登 入網站地圖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自主與成長——返鄉青年鍾易澄

自主與成長——返鄉青年鍾易澄
  • 李翠環 (旗美社大實習生、北京小毛驢市民農園工作者)
  • 旗美社大
  • (277)
  • 2019-01-10 17:26:55
  • 2019-01-30 12:27:12
自主與成長——返鄉青年鍾易澄_QRCODE

對社大學員鍾易澄並不陌生,他是社大釀造班班代、手工皂班學員,還是第六屆學務委員。第一次見面就是在社大的行政辦公室,當時是手工皂班下課的時間,所以對於這樣一個積極參與社大事務,又在家鄉種田的青年人,是很好奇的。

這次訪談,我想有兩個詞語來總結我對他的印象:自主與成長,他遵循自己的內心,回到美濃家鄉,在這裏去學習經驗,收穫心得,是一種人生的成長,很堅韌而讓人佩服。

二次返鄉,他從廚師變成返鄉人

易澄在返鄉之前的身份是廚師,他的故事特別在,這是個有兩次返鄉經歷的人,第一次返鄉是在2005年,從臺北回到美濃。當時回來是因為金融風暴、經濟不景氣,工作很辛苦而看不到成果,易澄又是家中唯一的兒子,所以他回來跟家人一起生活,並給在鳳山開餐廳的朋友幫忙。

2009年,易澄第二次返鄉。因二姐要在家開餐廳,所以他和母親幫忙,一家人一起照顧餐廳的生意。易澄回憶這段歷程,還會說是廚師是很累的,很大的工作壓力,3個人也很難減輕經營壓力。廚師還是廚師,從城市到鄉村。

如何成為返鄉農人?這個問題讓易澄思考了一下,還是很直接的回答:當時是想賣菜的,沒想過自己種。有種菜的想法,是緣於跟開餐廳的朋友一起去市場買菜時,發現賣菜的農民在打牌,很悠閒的樣子,他發現農民很自主的在安排自己的工作呢,仿佛是顧客求著去買菜的樣子。不難分析,這個勞碌於廚房、疲憊於滿足客戶需求的年輕人,就很容易想到,為什麼我不能這樣自主的選擇一種方式生活呢,比如種菜就很好。他的返鄉種田,是一種自主生存的情懷。

他開始從廚房到田間,從廚師到農人。返鄉路,由此開啟。

在鄉生活,一直學習

易澄的返鄉,最初可以看成是一種衝動的、感性的,但是這種衝動與感性,並沒有困擾住這樣一個年輕人。學習,讓人成長,也讓人謙卑。

返鄉後,他便積極投身到社大課程的學習中了。他回憶說,第一次回鄉工作期間,認識了社大的正揚,還曾經是社大料理課的老師。第二次回來後,就積極的去參加農機課程、手工皂班、釀造班,還成為學務委員。關於這些課程的參與初衷,易澄本身是廚師,所以料理班是很擅長的,手工皂班的參與,是因為他是化工科畢業,很感興趣。釀造班及先前的農機班,都是後來務農的過程中有需要去學習,也是通過別人介紹去參加。他,始終選擇那些會帶給他和別人成長的東西,去交流、分享,也樂於去學習進步。

除了課程,他還會積極參與社大的公共論壇,特別是與他現在關心議題有關的,比如大王菜鋪子的分享和馬聿安的十八麥。此外,班代會議、學務委員會,他也積極參加,並對課程和社大給予一些建議。

在他返鄉前,其實並不會農事勞動。易澄的家庭,過去是地主,自己是不種地的,所以他很少有機會去種地。這個返鄉務農的歷程,就更加不容易了。從不會種地到會種地,他很多時候是找人諮詢,連最初的種植黃瓜,也是朋友建議的。他跟周圍的農人學習,也會自己上網查資料,易澄說,在這個過程裏,得到過很多人的幫助。從不會種,種黃瓜到後來種植稻米、芋頭、紅豆、小番茄、南瓜、地瓜、馬鈴薯等多種作物,易澄的種植經驗也在慢慢累積,這個從零開始的返鄉人,靠著自己學習的勁頭一鼓氣的堅持下來。

返鄉路,不斷學習,不斷進步,這條路上的困難也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在返鄉務農的選擇上,儘管母親和姐姐不反對,但是其他家庭成員是不支持的,比如自家叔叔就很不贊成,傳統意識裏那種擔心務農被看不起、務農太辛苦,但易澄就默默地堅持,也用實際行動去證明他選擇的這種生活。後來,叔叔逐漸默認許可了。農人的經驗,就像專家的學歷,豐富的經驗取得漫長而艱難。易澄提到,農業是在規劃自己的工作,而現實真的很困難,至少10年才能取得一些可以值得研究的經驗。他平時也會去到一些朋友的農田幫忙,通過比較來進步,但是因為同齡群體返鄉的比較少,都是跟一些比較年長的群體去請教。也會去一些公部門開的農業課程去學習相關技術訊息。

既然提到回鄉是一種現實的生活,那現實就要面對的,是經濟問題。易澄也表示,現在的經濟收入只能維持生活,幸好家裏有姐姐可以分擔照顧母親的責任,才會不至於很緊迫。但是,關於未來的成家,他還是希望通過改變自己,來改變經濟狀況。這樣的改變,是需要思考一些出路,那農業的出路在哪裡?易澄也說,面積大不代表收入高,要有技術才行,農業跟其他行業一樣,需要技術學習。農業的經營,問題在於通路,過去在他的想法裡,農民自己擺攤銷售農產品是負荷很重的,但是現在看來中盤商的剝削也會降低農民的自主性,越便利越失去自主,那麼農民自主意識的覺醒,就變得很重要,自主的學習,自主的行銷。易澄也不認為,網路行銷是一種好的方式,如果是依賴於網路公司的行銷,那麼又是一種網路公司的剝削。他,想做一個自主的農民,生產自主、行銷自主。這一點,可以理解成,返鄉青年的務農尊嚴意識,他們希望勞動得到尊重,並願意為此而努力,來收穫所應有的所得。

返鄉青年眼中的家鄉

關於家鄉,易澄作為比較有代表性的返鄉群體,有很多感觸。美濃這些年的變化,雖然不多,但是也是有的。比如觀光客多了、農舍多了、加入WTO以後的人口外移、青年人離鄉並很少回來,這些都是易澄在家鄉感受到的變化,他自己的朋輩群體中,才有不到20個人回來家鄉。

家鄉的習俗傳承問題,易澄是比較樂觀的,這些在美濃還是得以傳承的。比如做醮,十幾年一次,這一天美濃的人都會吃素。但是關於鄉村的環境問題,易澄提到,由於一些不可管控的政策,很多農田還是會受到工廠的污染,鄉村的環境問題會很嚴重,隨著農舍田地的增多,這個問題會更嚴重。

易澄是廚師,將來也還會與家人一起經營餐廳,做一些料理,這樣看來,返鄉青年是在地創業,也是對自己農產品的一種使用和價值增值。我想,他是在現實的生活中做一些改變了,讓返鄉的生活變的更好,也讓家人能一起好好生活。如他所言,對自己的生長地是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如他所做,在這生長地上,種田、學習、成長,做自己的事,做自主的農人。我們告別的時候,他還很興奮的向我們展示他研究的鋤草機,他在這生長地上耐心探索,好好生活著。

總共 8 / 9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