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土地的根

翻轉土地的根
  • 150
  • 2019-01-10 17:25:09
  • 2019-01-12 11:21:59

2010年,在台北一邊整理著回鄉入伍的行李,一邊看著新聞報導風災的畫面,一個插播的快訊,小林村恐滅村的跑馬燈,逐漸被我泛著淚水的眼眶模糊了焦距,心裡掛念著那些給我在地觀點的小朋友們,掛念著那些把酒言歡的大武壠族親們,新兵訓練是在九月份,第二個禮拜是小林災後第一次的夜祭,許多消息要靠著搶公用電話才可以片斷的得知,一個好友告訴我,他會去參加,一定會跟我說他說看到的,那天晚上,我偷偷的哭了,不知道是因為入伍的不適應,還是惦念著小林。這場風災對於我而言,不再是一堆死傷人數與電視畫面,而是繫心於他們現在好嗎?一種迫切的掛念持續在心中。

退伍後進入旗美社大重建站工作近三年的時間,重建站接受高雄市政府社會局的委託,擔任災後重建社區組織人力支持計畫的輔導團隊,在地的社區組織藉由民間捐款聘用在地人擔任社區重建專職人力,遍佈在七個鄉鎮重建區中有三十幾位重建人力。重建人力面對工作挫折之外,在生活與家庭紛爭與拉扯之際,輔導團隊同時也肩負了陪伴角色,三十幾位重建人力除了能力上的增強外,因為密集的課程與討論會議,災前不熟識的婦女、返鄉青年們,集結成了一道無形的網絡,跨社區跨組織的互相支持網絡,彼此在工作上交工與合作,一個社區是一個點,一個區是一條線,七個區成為一張網,一股在災後逐漸復甦的在地力量,逐漸交織成形。

我在旗美社大重建站任職時,主責於六龜區域的陪伴與培力,六龜區的重建人力平均年齡在三十五歲,是所有區域中相對年輕的,相對在重建需求上也較容易掌握,三年的時間讓各社區組織皆有明確發展方向,人力的更換變動也少,所以彼此支持與分工的團隊感深厚,當衛生福利部與高雄市政府社會局在2012年12月一公告「莫拉克重建區社區培力永續發展計畫」遴選承辦團體時,六龜區域的伙伴很快的達到共識決定要參與遴選,我也開始扮演串聯的角色,尋求各社區組織的支持,取得六龜區各組織共同提案的共識;如果沒有前面三年的在地人才培育成效累積,如果沒有細緻的在地組織網絡建立,面對這樣的計畫很難有足夠的自信參加遴選;相同的,沒有相當程度的投入與經營,社區組織很難具體的提出地方的需求及規劃,讓公部門決定將資源及機會投注在地方組織;當在地組織取得資源,沒有建立好的網絡和信任的累積,難以造就經驗與資源上的共享,這是三年的在地力量的展現。

角色的轉換

災前是偏鄉的重建區,人力資源本來就極度缺乏,三十幾位人力被賦予了第一線在地社區重建工作,重建站擔任陪伴與培力這三十幾位重建人力,對旗美社大與重建站而言都是極大挑戰,同樣沒有社區重建的經驗,重建站第一年從社區資源調查到計畫書撰寫安排了一系列培力基礎課程,第二年除了陪力課程外更意識到經驗交流的必要性,安排了重建人力前往具備成熟經驗的組織進行實習工作,第三年重建人力累積了不少實際操作經驗,重建站也安排能力經驗較為成熟的組織與重建人力擔任協力角色,藉由同為第一線工作者的貼近,讓他們陪伴起步型社區。

旗美社大在在地經營超過十年,輔導團隊三年來辦了超過兩百小時的課程,加上每月至少一次的訪視會議,以及密集的進入社區陪伴,不是只開設培力課程,更陪伴重建人力執行各種計畫,適時的引介資源,

將在地文化凝聚為集體性行動

風災重創的楠梓仙溪和荖濃溪流域一直以來都是平埔族群世居的地區,小林村的居民雖然分居三地,但小林夜祭是他們從來沒遺忘的,是三個永久屋基地重要的聯繫,外界多數僅關注於所謂的分裂與資源的分配,但鮮少發現平埔族群文化是他們彼此聯繫的線,小林五里埔有大武壠信仰空間及文物館眾多館藏,日光小林在發展產業的同時沒有忘記文化元素的加入,年輕人更籌組的大滿舞團引起注目,而小林小愛也將固有的牛犁陣重新籌組,2014年透過夜祭展現三地的緊密連結,三個聚落皆透過文化力量療癒自己、支持自己。社區重建人力在這過程中從夜祭籌備、舞團資源尋求、產業發展等等,都用著不同的角度與方式從中經營。

兩溪流域旁的甲仙小林、關山、大田與六龜里、荖濃、新發皆是大武壠平埔聚落,一直以來都用著不同的面向維護著文化信仰,而這些聚落中以往除了婚姻與工作遷徙有所互動外,鮮少彼此連接互動,莫拉克風災沒有將文化信仰斬斷,這幾個聚落的重建人力除了積極在社區中復振族群文化外,透過重建人力的網路彼此給予支持,連續兩年在六龜里夜祭當天號召集結會親,四、五個聚落的三四百位族親在同一個空間彼此寒暄交流,有著共同的話題和生命記憶,對內、對自己是彼此的疼惜與鼓勵,對外是族群文化在重建過程中的力量展現。另外一種在地支持網絡,透過文化的集體行動持續使力中。

貼近的陪伴、空氣般的培力

茂林區萬山社區在2014年年初想將長輩照顧回歸為部落自主,自己的長輩在自己的社區照顧,是萬山社區設定的目標,社區照顧關懷據點須要從志工凝聚和訓練紮實的做起,我們與社區重建人力共同合作在每個週一帶領志工召開討論會議,從照顧據點的認識和經營,到志工本身的自信提升和團隊組織的建立,縝密的長達十個月之久,並直接帶著志工參與「生活輔導員培訓」。 

但萬山社區照顧關懷據點執行後半年,開始面臨生活輔導員在動靜態課程帶動能量不足之問題,加上社區幹部經常於據點日及志工會議缺席,無法適時提供支持與鼓勵,使得社區生活輔導員缺乏自信,並且過度依賴我們培力據點之陪伴。為提昇生活輔導員自信心,我們培力據點於102年7月30日辦理「志工成年禮」,透過成年禮規劃了影像紀錄撥放,回顧這半年志工及生活輔導員的成長歷程,讓志工與生活輔導員重新檢視自己的學習累積,並邀請多納部落喜樂學堂的長輩前來交流互動,另外邀請長官與社區幹部進行志工及生活輔導員頒發證書,加強社區幹部與志工彼此之間的互動與鼓勵。

培訓在地師資應對在地需求

在六龜茂林區域內,設有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社區有九個之多,其中又可分為起步型、進階型及成熟型的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有著不同程度的經驗累積。雖說每個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有著不同程度的發展和不同優劣勢,但普遍來說在地師資培育十分短缺,使得生活輔導員於動靜態課程帶動上,逐漸出現缺乏創意特色及疲乏之狀態。為此規劃進行區域內各據點師資盤點,重新凝聚區域照顧據點師資群後,創造舞台讓各據點生活輔導員發揮特色專長進行交流分享,透過教學設計累積學習課前準備、時間控制、表達能力及應變能力之經驗,藉此熟悉團隊中伙伴。此外,針對據點動靜態課程設計經驗分享會,邀請高雄其他區域照顧據點師資串聯團隊前來交流,期待透過成功團隊分享照顧據點師資串聯、相互支援及團隊照顧職能提昇等經驗,解決偏鄉社區照顧人力資源不足的問題。回過頭一看,將近一年的時間,40幾位來自六龜、茂林、甲仙的生活輔導員及志工將近80個小時各式課程的培訓,他們自己籌組了團隊,並自主安排每週不同社區的支援時間,展開區域社區照顧。

沒有貼近的陪伴沒有辦法發現問題,在六龜茂林蹲點的這20個月,當發現問題,我們利用社區的伙伴關係相互陪伴尋求解決,不是透過教育宣導,而是透過方法讓問題轉化為進步的資源及力量。自己的需求、自己面對的困境,在地人把自己的潛能挖掘出來,自己面對和解決,這是在地的力量。

總共 5 / 9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