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調查筆記─人人都是史學家

文史調查筆記─人人都是史學家
  • 296
  • 2019-01-10 17:24:14
  • 2019-01-12 11:19:30
  • 旗美社大公共論壇第303場
  • 時 間:11月5日
  • 地 點:高雄市立圖書館內門分館
  • 分享人:陳仕賢(鹿水草堂堂主、彰化縣文化資產學會理事長)
  • 紀 錄:黃郁婷、陳亭瑾(旗美社大專員)

【編按】「走踏內門:在地文化巡禮」,從99年開始以宗教文化的層面進行課程,慢慢的將主題跨大到認識整個內門文化歷史,實地的踏查與解說,深度地認識內門的文史。課程有兩種進行形式,一是課程講師聰賢老師親自導覽介紹,另外一種是藉由聰賢老師的人際網絡,帶領學員拜訪地方耆老。在幾次的耆老拜訪中,探課員察覺學員與耆老來往的對話中,蘊含著許多文史資訊及在地野史,因此安排此公共論壇,希望藉由以鹿港文史工作為志業的仕賢老師,啟發學員了解文史紀錄的重要。

陳仕賢老師從17歲開始解說導覽,31歲成為專職文史工作,20多年前開始研究古墓,民國91年寫「鹿港龍山寺」,從此自費出版,致力於文史調查研究。成立彰化文化資產協會,與有共識的朋友推動一些工作,致力於彰化的文史研究與推廣。擔任走讀台灣召集人、台南公車代言人,台南推動米其林三星導覽解說的培訓。

在自我介紹之後,老師便問大家:「內門廟宇的石雕是誰做的? 有人知道內門紫竹寺是民國幾年建立的? 這幾年我在做石雕研究,是民國55年建立的,上面有獅天府,李松林家族很特別都是生男生,是石雕師傅,我看到有雙龍珠在上面」。老師第一次來到內門紫竹寺,這樣的開場不是炫耀自己多有知識,而是想要告訴大家,有許多不是那麼熱門的文史研究,譬如石雕、墳墓、碑文,都蘊含著非常豐富的文史資訊,希望大家不要錯過如此精彩的歷史。

一手資料的重要性

學術界與文史工作者對於文史的調查研究有著不同的思維,文史工作者會紀錄,但不太會去分析,並將分析轉換成論點。對於文史研究,需有一個觀念「前修未密、後出轉精」,在於如何精進且發掘更多的史料。老師用投影呈現古文書,並做簡單的介紹,說明上下手契是買賣流轉的完整契約,契約常被認為是廢紙丟棄,導致上下手契不完整,裡面的文字都會有一些專業的術語,也需要研究才能去解讀契約,現在都可以做到數位化,具保藏兼研究功能,也可以讓更多人可以取得相關資料。

此外,碑文也是很重要,碑文可以知道地方脈絡與重修,大家聽過林爽文事件,地方因為械鬥而要重修,又如:近年鹿港發生地震、海嘯…,都會寫在龍山寺廟宇重修的碑文裡,譬如這塊清朝的碑文,可以陳述當出所使用的貨幣,以及當時候的匯率。老師也介紹墓誌銘,刻墓誌銘的師傅說,因為在墨汁裡加了烏龜尿,所以墓誌銘的字才會如此清楚,不會因為在土裡經年累月而模糊,從墓誌銘中也可以了解地方人物和地方的發展,只是墓誌銘並不是那麼容易可以看到,需要一些契機。

田野調查求證史實

田野調查主要是補文史資料的不足,必須要到現場踏查,也需要抱持著好奇疑問的心情,譬如說,大家知道三山國王是客家族群中潮州客的信仰,但在台灣三山國王廟最多的區域是在彰化,但彰化卻多為閩南族群,其中的疑問就可以產出各時代歷史。在研究廟宇文化,最好可以讓廟方允許你進入神龕做紀錄,所以跟地方打好關係也是田野調查重要的一環。

此外,在田野調查的時候要注意書法字,其中都會有一些含意,譬如說端月是一月,或是字後方有些黑點,可能是寫的時候漏字,漏字的部分會移到後方。多多練習就會看得懂更多文史資料,藉由文史資料輔助田野調查,可以讓歷史呈現的更完整。文史調查要找到源頭,近幾年老師常回大陸找尋田調材料,族譜、墓誌銘、聖旨牌,當中看得出家族人物史。資料建檔成電子檔案,一方面可以方便資訊整理完整,另一方面也可以有助於資訊傳播。

口述歷史的重要

口述歷史也是為了補文獻上不足,為了研究實雕曾經訪問李松林、李棟樑匠師、蔣馨等,因為親身經歷可以說明的更清楚,文獻資料看得要夠多、田野踏察要有深度,才能對比研究分析。藉由蒐集的資料進行口述歷史,與耆老一起觀看歷史資料,像是老照片,從資料中找詢問的內容,這需要一些敏感度,別放棄任何疑問,可能都是一個重要的史料。做為地方文史工作者,整理發掘地方史料、紀錄保存影像,當保有越多的資料,在訪問耆老師可以引發他們拿出更多的資料,譬如之前到長輩家,就跟他講起他們家的家族是鹿港日貿行,拿出一些相關資訊,他便拿出他們的族譜,後來到了大陸找到鹿港郊,就可以完整的建構起來。

最後老師說,地方史的研究「人」才是重要的。研究者、耆老、地方居民等,都緊繫著整個研究。

在一個全球化以及標準化的社會下,地方文史資料的消逝極快,不論是外來因素的干擾,或是內部人、事的老化,任何調查跟紀錄都是在跟時間賽跑,期望這場論壇可以啟發更多人來做文史的調查紀錄。

總共 3 / 9 筆 文章在此分類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