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型組織』的社區大學

  • 鍾景生 (和春技術學院通識中心主任, 高雄縣旗美社大副主任)
  • 164
  • 2016-08-10 17:14:02

二十一世紀有著許多的形容詞,它是「全球化」的世紀、「無國界競爭」的世紀,對於關心教育者而言,二十一世紀卻是「終身教育」的世紀。

縱觀世界先進國家近年來均在倡導「推展終身教育,邁向學習社會」的概念,為因應世界快速變遷所帶來的挑戰,國際間不約而同提出終身教育的策略。如日本為推 展終身教育,於一九九○年頒布「終身學習振興法」,鼓勵民眾終身學習,並自一九九一年起於都道府縣設置「終身學習中心」,支持國民的終身學習活動;韓國政 府為推展終身教育,於一九九七年將社會教育法修訂為「終身學習法」,即將完成立法,付諸實施;美國自雷根政府時代,即設置「美國卓越教育委員會」,開啟 「卓越教育」及「學習社會」的理念;一九九四年柯林頓總統所提出的教育六大目標中,亦提出國民的終身學習將成為美國教育未來發展的目標。台灣自不可置身事 外,也在1994年9月21日於行政院成立『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在全國各界支持與鞭策下,匯聚全民的意見,經過兩年審慎研議後,彙整對我國教育改革之重點建議,提出《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提出五大重點方向:(1)教育鬆綁;(2)帶好每位學生;(3)暢通升學管道;(4)提昇教育品質;(5)建立終身學習社會。終身教育已成為世界教育的新潮流,也是因應未來社會發展的一項重要策略。

一九九六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所出版的「學習:內在的財富」(Learning:the Treasure Within)一書中,明確指出:「終身教育概念是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一把鑰匙」、「終身教育將居於未來社會的中心位置」。書中並明確指出,未來人類要能適應社會變遷的需要,必須進行四種基本的學習,亦即「學習型社會」的四個支柱。分別敘述如下:

一、學習認知(learning to know):為因應科技進步、經濟發展、社會遽變所帶來的迅速變革,每個人必須具有廣博的知識,才能對問題作深入的了解,並謀求解決。欲具有廣博的知識,個人就要作終身的學習。這是激發個人終身學習的動力,也是終身學習的基礎與憑藉。

二、學習動手做(learning to do):這是指除了學會職業知能之外,並要學會具有應付各種情況和共同工作的能力,包括處理人際關係、社會行為、合作態度、社交、解決問題的能力及創造革新、勇於冒險的精神等。

三、學習共同生活(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由於地球村的形成,人類相互依賴日深,彼此相互了解、和平交流以及和睦相處的需要日益迫切,故必須學習尊重多元,以理智的、和平的方式解決衝突,相互合作,共同解決未來各種可能的風險和挑戰。

四、學習自我實現(learning to be):二十一世紀要求人人都要有較強的自主能力和判斷能力,也要求每個人擔負較多的社會責任。因此,要透過學習讓每個人所有才能均能充分發揮出來。因此,人類對自己要有更深入的了解。

社區大學作為民間教改的重要一環,於1997年底,黃武雄發表「深化民主發展新文化」一文倡導設立社區大學,並揭示「開放公共領域、凝聚社區意識、深化社會反省、建立新文化與重建新社會」的辦學目標。1998年於台北市木柵開辦第一所文山社區大學,開始點燃第一把民間終身教育的火炬,此一民間自發性的教育社會運動便如野火潦原般的在全台各地漫延,至2001年已有30所社區大學的規模(高雄縣旗美社區大學成立於2001年3月),而此一民間的自發性學習組織模式正呼應著國際間風起雲湧的『學習型組織』的潮流。

社區大學的『學習型組織』架構中,有些學習概念與傳統學院學習有著根本上的差異,在此必須加以釐清:

(一)給釣竿而非給魚:

社區大學在黃武雄的構思中是一種逐步普及於社區的平民學校,它不是用來作為成人彌補基本學力的補習學校,也不是加強技職訓練的成人職訓中心,更不是用來學習生活藝能的才藝教室。它是用來打開人的知識視野,培養人獨立思考,探討世界觀,重建新文化的學習場所。亦 即社區大學的課程設計是一種著重於啟發式、具發展性的課程架構,希望藉由對現今發展的學問能有一概括性的介紹,並讓學員能因此而登堂入室,具備自我尋找學 習教材及自我教育的能力,也就是教導學員使用釣竿的技巧,而非直接送魚給學員,因為魚有時盡而釣竿之用無窮。這也就是學習型社會四大支柱之一的學習認知(learning to know)的精義所在,這類型的課程在旗美社大的課程設計中大多屬於學術類課程。

(二)雙向教學相長而非單向的傳授

社區大學與一般制式的教育機構最大的差異在於學員背景的多樣化,因其多樣也造就學習成效的多元可能性。如同木材在木匠眼中是建材、在藝術家眼中是未來的雕 塑藝品、在漁夫手中變成釣竿,因著學員本身的生活環境而對單一主題的課程加入多元的看法與分享,這也就是黃武雄所謂「套裝知識」解構後,回歸「經驗知識」 的知識解放之路。這樣的學習環境也才可能真正體現新舊學習典範移轉的現代教育趨勢。

新舊學習典範的對照

  舊典範 新典範
知識 老師傳授給學生 教學相長
學生 如同被動的容器,由老師來填滿 主動發現,建構及吸收知識
老師 將學生分類 發展學生的能力及智力
關係 非個人 個人
脈絡 競爭的/個別的 合作的/團隊的
假設 任何專家都會教 教書是複雜且需要受訓的

 

  舊典範 新典範
知識 老師傳授給學生 教學相長
學生 如同被動的容器,由老師來填滿 主動發現,建構及吸收知識
老師 將學生分類 發展學生的能力及智力
關係 非個人 個人
脈絡 競爭的/個別的 合作的/團隊的
假設 任何專家都會教 教書是複雜且需要受訓的

(三)學習與生活是有機的結合而非無生命的分離

傳統學校學習的素材一般是被去蕪存精後概念化的知識,如此的知識與日常生活的關聯是疏離的,對於許多學生的學習是抽象而無趣的。然而在社區大學中的學習是由生活出發的學習,是一種注重實作、發展自我潛能的學習機制(學習型社會四大支柱之學習動手做(learning to do)及學習自我實現(learning to be)), 因此如何在生活週遭中找到個人安身立命的歷史真實感,讓人的生命與環境的存在是一體的歸屬感,這是社區大學在社區營造中的重要功能。以旗美社大的社區為 例,傳統農村社會中有許多祖傳的技能,在工業化的大量規格化製造中,已失去其市場的競爭力,但在整體社會發展中,卻是一段不可抹滅的重要記憶,若任其消 失,將永不再現。因此必須系統化的保存且活化,如社大開設的藍染及植物染、客家八音社、原住民社區的琉璃珠製作等,從文化傳承的角度視之,有其尋根的在地 奠基作用;從經濟功能視之,在全球化競爭下的差異性行銷,將是不可替代性的文化資產及財富。

(四)多元價值而非單一觀點

台灣因其特殊的歷史發展,造就今日的多元族群社會結構。但在以往的教育內涵中,對於族群的議題有其長久的偏頗性,因而形成台灣社會的潛在族群意識,對於社 會和諧埋藏對立的因子。在二十一世紀的無國界全球化架構下,如何與不同種族、國家的人相處,對台灣內部及國際接軌都是一門重要的課題。以旗美社大為例,從 其校徽中即可看出創校者的眼光及企圖心,旗山巴洛克建築及蕉葉、客家藍衫及東門樓以及原住民陶壺的並列,已可看出社區多元文化的總體概念,而在課程架構的 四大學程中即有多元文化學程的設計,在在體現多元文化從對話而瞭解進而欣賞的相處之道,這也就是學習型社會四大支柱之學習共同生活(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的要義。

學校(school)在其希臘文的字彙創立原義中代表著「休閒」、「快樂的學習」,社區大學作為教育改革的重要意涵,也應該讓學習回歸其快樂的本質。並且經由社區成員的共同學習,創造社區的共同價值,積累社區的共同智慧,讓優質的社區學習成就美好的『學習型社區』。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