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連帶,攜手前行

  • 洪馨蘭 (清華大學社會人類學研究所碩士,美濃媳婦)
  • 246
  • 2016-08-10 16:11:31

【夢起】

社區大學,在某個方面來說,也是社區總體營造的一種基地;社區總體營造的目標在「人」,簡要說明:一是透過活絡生活文化,重新凝集社群的情感與共識,其二 即為經由發掘周遭的問題,發展居民集會結社發言決議的能力。不論是哪一種目的,在即將面臨瓦解的台灣農村社會,幾乎都是需要一群洋溢著活力與創意的熱情居 民,來一同找到建立新農村的方向與動力。

人的熱情,有人就是天賦異稟,既使面對陌生人的困難,也能一如宗教家般奉獻解憂:當冷漠的人碰到這些熱情人的燦爛笑容,隨著時間也會冰溶。但我們不確定這 樣溫暖熱情的居民在整個社區裡有多少,不過我們相信,這些炙熱的心有許多已經出現在我們的社區大學中。是學員,是講師,是工作夥伴,是協辦團隊。我們無形 中和彼此錯身而過,不管是面熟(福佬話)還是熟面(客家話),也甚可能因選修不同課程而無緣多見,但我們都是在這相互猜忌、冷漠以對的現代功利社會中難得 一見,且該好好相互珍惜與認識的好朋友呢!

【風動】

在這普遍缺乏現代化娛樂設施(杜比環場音效電影院、大型KTV、多元購物商場等)的農村地區,我們感受到了一種生活經驗的拉扯。原本承擔庄頭娛樂的流動賣場(夜市、賣藥藝人、傳統朝市等)和訊息情報中心(雜貨店、庄頭廟等),抵抗不了24小 時的電視播送,也跟不上品牌廣告、速食文化的的更換速度,無力地看著人心從農村裡流了出去。情感的交流關在屋裡,屋內的笑聲常是隨罐頭娛樂節目的笑話而 起。好幾次,我在夜晚八時許帶著娃娃在產業道路與水圳旁散步,習習晚風吹拂,一弓弦月低垂,除了幾個長輩在樹下閒聊揮扇拍「蠅」之外,戶戶電視大作,清楚 到可以判斷各家選台喜好,足為農村版的收視調查。

我 寧願相信,辛苦了一天的農家人,在逐漸缺乏誘力且頻率減少的農村生活中,夜晚看電視可以說是非常享受的事情。因為,在農村,工作的相對不是「休閒」(這是 在都市有固定收入的人們另一種宣洩體力、腦力、財力、以及時間的說法),而是「休息」,不必花腦筋的電視節目正是好選擇呀。我似乎可以坦然地接受現狀。只 是,這帶來的社區訊息流通減弱,卻也造成了農村原本強韌的生命體漸形鬆散的惡果。

面 對農村原自豪異於都市的特質竟如此支離破碎,婚後移居夫家之前一直常住都市的我,感到比住在原本就疏離的都市時有著更深的惋惜。我的所學告訴我,人群的連 帶雖須時盡義務,但也是「社會支援體系」的重要源頭,正是有這樣的有形(土地)與無形(親友)的支援,農村才可能展現她一如母親的強韌與包容,既把人推出 去自我實踐,又能在遊子失意時,僅多添雙碗筷而無損整體。

【前行】

在 農村的社區大學,我們便是在這樣的生活中以重新凝聚更多熱血居民為工作重點之一,逐步透過「學員、講師、社區大學共同體」的營造,希望能以社區大學為中 心,為枯乾中的農村開鑿一口足以灌溉社群、豐富生活、面對挑戰的清泉,以積極活絡人際連帶。這個「共同體」,我姑且用一個近年很普遍使用的詞彙叫「生活互 助會」來稱呼吧。

這 個「生活互助會」的第一步就是高頻率地「互換資訊」。社區大學的通訊可以是其中一種平台。(不過,在農村生活一段時間了,我反而發現我很高頻率地與農村居 民一樣,喜歡看粗造廣告紙印的彩色版促銷廣告唷。)我試想,可以在學員的特別同意下,有一種「生活互助會會員報報」,內含會員聯絡通訊、會員最新動態、生 活特價廣場(會員獨享唷)、會員「組頭」提問、「會腳」回應等。(當然,也可以利用社大通訊專闢一個『生活互助會版』。)除此之外,其實我還有更進一步的 念頭,廣告紙滿天飛也不算環保,如果有自己的廣播頻道那就更好了。但這似乎也顯出農村生活資源基礎的薄弱,現在的電台大多都是報導都市的消息,提及農村大 概不離農業政策或是休閒觀光路線;光靠短暫的插播或跑馬燈還真不夠哪。方式,靠「生活互助會準成員」的各位來一道想想囉。

不管是何種方式,讓社區大學開始來重新牽上社群的連帶,把這些人的手牽起來,各行各業的學員互通近況、打開彼此的生活之門,建立連帶,攜手前行!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