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農村學習,讓農村學習

  • 高雄縣旗山區社區大學
  • 275
  • 2016-08-10 11:52:38

~從經驗中沈澱出來關於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定位~

〈天下雜誌〉七月號日前專訪旗美社區大學副主任張正揚,來訪記者實地拜訪了旗美社區大學,並與工作幹部就過去兩年多來關於「農村型社區大學」的相關論述及 實踐方法交換了許多意見。在這討論之中,參與者一致覺得旗美社大在經營農村型社區大學這個領域裡,逐漸地定位出所謂「農村型社區大學」,應該是一個『向農 村學習、讓農村學習』的串連平台。沈澱自經驗而來的這句話,是旗美社大這所農村型社區大學孜孜不倦的方向,我們願以此與所有在同樣路上奮鬥的農村工作者共 享共勉。 

        ※                                    ※                                    ※

高雄縣旗山區社區大學(以下簡稱旗美社大)在民國90年春季創立之 時,即選擇主要服務的社群區域在高雄縣旗山區九鄉鎮(簡稱旗美地區,範圍涵蓋旗山鎮、美濃鎮、內門鄉、杉林鄉、六龜鄉、三民鄉、桃源鄉、茂林鄉、甲仙 鄉)。這裡地處平原與山麓的交界,居民世代以傳統生業為主,工商業活動力淡微且薄弱(除幾處有名的觀光點之外),但文化與生態相卻非常有厚度。為了凸顯與 服務都會人口的社區大學在本質上的差異,旗美社大在籌畫之初,即自我定位為「在農村的行動型社區大學」,並有膽識地將高雄縣政府所開辦的社區大學,直接設置在農村地區,因此便有了「農村型社區大學」的 自我期許。我們最初的想法是,相對於「都會型」以開課總數視為主要績效,農村型社區大學面臨的是人口分散、『讀書』意願呈現結構性不佳的農村,在以農養工 的國家政策之下,一直就是一個「被放棄」、「被刻意漠視」的社會,所以,農村型社區大學更應該是以「議題取向」、「解決問題」、「彌補差異」作為開課方 向。

將「行動型」嵌入創校理念,主要是看到旗美農村在教育資源相對缺乏之下,居住著許多有著失學遺憾的末代農民。農村型社區大學的設立,希望能為這樣的學習缺 憾提供「圓夢」的機會。但在地理條件上,由於農村的地域廣大,人口分散,社區大學無法像都會區一般,「定點式」提供學習與開課服務,必須要更機動地反應選 課、學習、行政資源等的需求。也因此我們在90年度春季班的招生新聞稿中,陸續地提出了關於農村社區大學的基本定位;像是「多元族群、多元學習」(旗美社大的識別標誌即以旗美九鄉鎮的多元文化為設計理念)、「沒大沒小快樂學習」(在民間社團的贊助之下,致贈創校學員紀念書包,重新體驗『背書包,上學去』的快樂心情),還有「夫妻當同學,學費七五折」(夫妻同修一門課,第二人學分費折半計算,讓夫妻共同成長)等相對應的方案,都是校務會議機動地為提高高勞動族群的學習情緒及再進修慾望所做的努力。另外,也更希望「行動型」的意義,在於能開出一些可以「帶出行動」的課程與活動,讓開課學習不僅是知識或技術上的滿足,而是研擬議題性行動策略的開始。

旗美社大在創校理念的文章裡(請參閱連結文章),將開設課程鎖定在「足以呼應此區社會力沃土」的三個大類——「環境教育」「多元族群」、與「農業與農村」。「環境教育」是回應旗美九鄉鎮的秀麗山水,包括生態觀察系列、環保學習系列、手工DIY系 列、生態教師培訓系列等;「多元族群」則特別針對旗美九鄉鎮充滿生命力的族群,對應其傳統與處境,找尋可種可能性,涵括母語教師培訓系列、族群手工藝系 列、族群文化智慧系列、生態旅遊系列等;第三類則是「農業與農村」,把過去我們在農村從事社區運動的關注,建立農村的公共論壇,納入的課程包括農村生活系 列、農村景觀系列、農村技術系列、農村法規系列、有機農業系列、農村困境與出路系列等。

在 這樣的想法底層,旗美社大很快地就意識到,「農村型社區大學」這樣的組織,與我們這個原來即來自美濃愛鄉協進會幹部班底之間,應該可以有更深的對話。美濃 愛鄉協進會是一個對水資源議題高度敏銳且社運性格強烈的美濃在地社團組織。如果把這樣積極前進的運動性格用來經營「社區大學」,那麼「社區大學」不管在議 題上或是訴求對象,都有機會較前者有更多的廣度及多元性;而且在推展方法上,更應該存在敏銳的「農村問題意識」。於是,在第三屆全國社區大學研討會(90.4.14-15)上,關於「農村型社區大學應有的特色」這項議題,旗美社大應邀發表論述。這份文件很清楚地提出了旗美社大/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四項展望:

  1. 程設計充分反應地區自然與人文特色;
  2. 激發農村問題意識,引進外界進步看法;
  3. 催生新的社區自主力力量,激發社區改造行動力;
  4. 廣泛且緊密結合既有之社區改革力量。

同場會議中受邀發表的還有:楊長鎮回顧農村「放棄學習」的結構性問題,提出農村型社區大學「必須要找到內在於農村社會脈絡的學習機制」;他主張農村居民的 學習機制是迥異於都會人口的,因此農村型社區大學在開課的同時,更要「建構在地知識體系」。另一位是詹朝立,他回顧了台灣農村發展的歷史,說明農村型社區 大學必須負起「農村再教育」的角色,以提供一個「長期學習」的場所,並且有著吸引城市菁英「下鄉」的機制,鼓勵退職教師和公務人員往農村加入社區大學的行 列。

對旗美社大來說,這「農村型社區大學」沒有可以摹仿的對象,沒有可以直接沿襲的經驗,所以對於所謂的「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定位也是不停地在摸索。到90年度秋季班開始招生的時候,我們即在〈招生簡章〉中重新定位農村型社區大學是「位於農村,服務農村,多元學習,帶出行動,打造快樂生活的社區大學」。在這個時期,工作人員隱隱約約已經開始意識到「農村」不全然等於「農業」,「農村」不全然只是「農民」,「農村」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完整的生活文化載體,所有開在這裡的課程,都有「服務農村」的功能,都是農村型社區大學應該有的工作項目。

就在我們掌握到「農村是一完整的生活文化載體」之後,旗美社大在90年度秋季班彈性組織了一個「學程委員會」,主要由長期蹲點在農村的幹部組成,將農村型社區大學與社會運動結合,規劃四大學程;基本上是前面三大類的延伸。這四大學程分別是「族群與文化」「環境與生態」(後改為環境與健康)「農村與農業」「社區與生活」(後改為社區與成長)。 這個時期的旗美社大,已經清楚地認定所有的課程都該「反應農村的需要」,且並非只有與農業相關的課,才是「農村型社區大學」唯一著墨之處。在某種層次上, 我們甚至更為強調生活藝能性課程,因為這類科目可以讓農村單調的勞動生活更為多元、更為有機,對提升農村整體的學習意願與生活品質有著極高的幫助。

在 旗美社大一歲的時候,各界對於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定位,卻逐漸出現應與「農業」更密切相關的論述方向,甚至或有聽聞主張改名「農民社區大學」或「農業社區大 學」的說法。但這種更為重視農業相關議題的走向,我們也受其感染,在開課與經營方向上努力更為重視傳統的農業部門領域。第四屆全國社區大學研討會(91.4.20-21)關 於「社區大學與農村」的討論中就有「農業推廣新方向」(邱湧忠)的受邀發表,他暗示農村型社區大學在功能上或在議題上都應該要與農委會系統(特別是推廣部 門)有著密切的結合。另外,馮小非提供中寮龍眼林社區學園的經驗,認為社區學園的定位可以也應該是一個公共事務的平台。旗美社大的林美香即以書店、蔬果聯 盟、返鄉農民三個小故事,把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功能,直指為一個提供新身份(學生)的介面,經由這個「同學」的角色,使農村內部的連結更為活躍,相互關係更 為多元。

旗美社大在91年度秋季班開始,把農村與農業的議題,從第三位往前調整到第二位(92年度春季班更 調整到第一位),並經由累積了三個學期對農村學習方向的體認與經驗,由幹部與學員意見整合,再將四大學程各細分四個面向。於此之時,我們幾乎已經張出一面 屬於旗美社大對應旗美農村地區的「學習之網」,並且確立了我們在旗美社大這所農村型社區大學所要集中火力探尋以及服務的十六項議題區塊。

族群與文化學程:語言傳承+風俗信仰+藝術文學+歷史智慧

農村與農業學程:社經歷史+生產行銷+價值生活+探索挑戰

社區與成長學程:社區營造+精緻生活+教育改革+巧手工藝

環境與健康學程:自然探索+綠色思潮+科技反省+健康生活

雖然這之後不斷有相關工作者問我們:「難道沒有超出這架構的開課嗎?」我們的回答是:總體來說,農村和城市一樣,其對生活的需求是全面的,是包含食衣住行 育樂各種細節,但作為一所農村型的社區大學,我們的資源相對有限、服務區域卻十足廣大,是沒有條件進行無範圍的開課,於是在滿足所有需求(包括講師與學員 的,較為討好)以及更具集結力(方向很清楚、但選擇性地)的這兩者之間,旗美社大選擇了後者。雖然看似把開課範圍某種程度自限了起來,但幾個學期下來,我 們還是發現這架構很清晰,也「很好用」;對著表單,課程委員可以很快地看到哪些議題區塊是不是疏忽了,或是某個議題區塊似乎從來還沒有開成課,然後就可以 進行思考與檢討,為什麼這些區塊那麼難在農村被注視。

 ※                                    ※                                    ※

對旗美社大來說,所有的幹部從NGO來,經歷社區運動與環境運動,我們其實對於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定位可能更傾向是一個「農村串連平台」。這在農村的串連可以透過以下四個串連層面更為清楚地呈現。

第一個層面是我們最容易想得到的「組織串連」, 也是全台灣的社區大學都有在經營的串連。旗美社大從第一個學期開始,即透過社區大學的開課,把原先活躍於旗美地區的社區組織或社團,相互串連起來,共同開 設課程。第一個開出的例子即是「美濃環保聯盟」與「美濃愛鄉協進會」經由社區大學開設「廚餘推廣隊」和「刊物採編社」。之後陸續有高雄農改場、新希望文教 基金會、高雄影評人協會、美濃婦女合唱團、旗山醫院、旗山文化藝術協會等加入協作。農村既有的組織比起都市是少了很多,因此,農村中的組織串連除了開課意 義之外,更重要的有強化原有組織功能的運動性意義。這是農村型社區大學在進行組織串連時更為重視的方向。

第二個層面則是「觀念串連」,大部分社區大學都能夠達到這個層面的串連,就是把新觀念帶到社大。但對農村來說,這裡沒有發達的網路作息,只有八點檔時的休閒娛樂;這邊也沒有大書店或是成長機構的定期演講與展演,甚至對於新觀念的需求被結構性的框架扼殺了需求。如果不是WTO的議題,農村長期以來很是「平穩地下滑」,「不知不覺地走向消逝」。所以,農村型社區大學在這個串連層面上,從議題的選擇、到串連的方式,都要經過更細緻的設計。旗美社大即是透過「公共論壇」來進行,從91年度的春季班與秋季班都有十多場的「公共論壇」,即可看到我們的努力。截至這篇稿件完稿之時,旗美社大總共進行過53場的公共論壇(平均學期間每個月進行2.7場)。 雖說各社大都有公共論壇的設置,但我們認為農村型社區大學對於「公共論壇」的意義,更集中在「進訪農村」。透過不同主題專家學者或第一線工作者從台灣四面 八方來親臨農村,抽空來看看農村,引介新的觀點(有國際的,更有本土的)給農村;從某個角度來說,是一種資訊「向農村流入」的積極過程。

以上兩個層面所開出的課程,與所有其他的課程一樣,都是在「服務農村」的前提之下,醞釀一股「讓農村學習」氣氛,而農村型社區大學就是提供這個氣氛以實踐的平台。在這之中,我們更確立的是,這個讓農村學習的服務的對象絕對不僅及於「農民」;換句話說,農村型社區大學是整個農村居住人口的學習平台,而並非只是服務農民的學習機構。在這點上與既有的農會業務就有區隔。更 清楚地說,農村型的社區大學服務所有農村居住者,有務農、有小商店營業者、退休中年人、打零工者、一般公司員工、婦女、失業人口、家務工作者、教師、公務 人員等等,所有的這些人、加上這片不過度人工開發但以一級農業為主的地景,所集結而成的「農村」,是農村型社區大學的服務對象。在這個方向,我們積極地研 習「成人教育」與「社區營造」的領域,於終身學習的教育推廣上進行「普化」的努力。

第三個層面是串連知識份子與農村價值的「議題串連」。 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存在,有著刻不容緩的議題取向,正是在台灣各地農村凋敝的危機之下,我們必須較所謂生活水準提升的普遍需求中,挑出更具挑戰性、更具行動 性、更具視野性的議題,與實際的組織工作者進行議題串連,屬於串連知識份子與社大幹部。這一類課程大部分是以「幹部訓練讀書會」的前提開設,這同時也呈現 出農村型社區大學較之一般社大,其幹部的要求更為嚴格,也更具考驗。旗美社大開出90年度春季班的「WTO台灣農業大挑戰」(蔡建仁)、91年度秋季班的「政治經濟學」(林孝信)、92年度春季班的「全球化與社區實踐」(盧建銘),以及92年度秋季班即 將開設的「環境、勞工與全球化」(邱花妹、邱毓斌)。另外,除了讀書會之外,我們也計畫配合專案,集結更多的知識份子為既存於農村的議題找尋其歷史脈絡, 展開的串連方式則是透過「田野調查」性的課程,串連社大幹部與農村住民。開課者不進行讀書,而是直接在農村進行口述歷史訪談工作坊,帶領幹部向農村住民 (特別是農民與組織者)學習知識。

第四的層面是更進一步建立的「區域串連」,這個層面的串連反映了農村型社區大學須將農村與外界釦結起來的工作使命。在旗美社大中,我們藉由92年度春季班的「觀摩課程」開始,帶領農村的居民,與台灣另地的組織工作者進行面對面的交流。更積極地,我們從91年春季班結束後,利用暑假辦理了「社區教育與農村發展工作坊」,邀集來自日本、菲律賓、及台灣本地的講者,帶來區域串連(都市與農村、有機與企業等)的各種成功案例。而第二屆的社區教育與農村發展工作坊,也將在今年92年度春季班結束後的8月1~3日在美濃展開,本屆議題將討論農村型社區大學如何從「飲食文化」中反思到飲食結構與土地種作的關連;另外也將討論「農村記錄」的重要性,同時分享來自日本與台灣關於農村記錄片的經驗與成果。

我 們認為,後面兩個層面的串連,是把「農村型社區大學」作為知識份子向下學習、向農村扎根的平台。不管是在農村還是在城市的知識份子,在求學的過程中,幾乎 都是逐漸從農村、從土地脫離。「農村」或是「土地」對於這大部分的知識份子而言,浪漫的想像(走在田埂的小路上,綠油油的稻田、雞犬相聞)有時甚至大過事 實的認識(農藥使用造成農民自己中毒、但不用農藥的作物又在市場上賣不出去),縱使在農村生活的知識菁英,可能對於農村的體認與理解都仍是很平面、沒有溫 度的。我們相信,農村型社區大學存在的價值之一,就是提供知識份子「重新凝視農村」、「向農村學習」的平台,並經由「社會學」與「人類學」方法論的訓練,農村型社區大學可以提供農村的知識份子對農村議題更能掌握、也更具敏銳,用更強的力道把終身學習做得更加深化。

 ※                                    ※                                    ※

今年,在第五屆社區大學全國研討會(92.4.19-20)中, 「農村型社區大學」的議題獲得朝野一致的重視;而關於定位的討論也越來越多元。這一屆加入了關於綠色產業(舒詩偉)、農民組織(詹朝立)的討論。在全促會 的主導下,會議中同時發表了〈我們需要更多的農村型社區大學:呼籲普設農村型社區大學的聲明〉,由負責起草的旗美社區大學宣讀。經過兩年半的摸索,這份 〈聲明稿〉可以說是起草者旗美社大在「農村型社區大學」這個領域累積下來的組織心得。在這項聲明的最後,扼要總結了「農村型社區大學」應該是具備以下三種 意義的社區大學:

  1. 滿足農村強大的學習需求;
  2. 建立具有現代意義的社區網絡;
  3. 結晶與記錄農村的生活智慧與傳統文化。

其中第1點首要滿足農村強大的學習需求,代表著農村型社區大學必須努力「讓農村學習」;另外第2點提出要建立具有現代意義的社區網絡,重新建構屬於農村的生活互助體,這明確指出農村型社區大學應該是個「行動型的學習平台」;最後的第3點主張要結晶與記錄農村的生活智慧與傳統文化,更昭示了農村型社區大學應有「向農村學習」的精神與方向。

  述及最後,作為一所農村型社區大學的工作幹部,旗美社大在這樣的定位下有項經營上的心得。我們認為:對一所真正的農村型社區大學的經營組織單位而言,在「讓農村學習」之前,應該要先「向農村學習」。唯有如此立志,才可能真正知道農村是什麼、農村有什麼、農村需要什麼,亦即能在這股終身學習的推動潮流之下,逐步建立農村整體的自主性(而不僅是農民的),最後達到「提升農村意識」的基本目標。

(本文完)

TOP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