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種--作為農村學校的實踐

  • 賴梅屏(旗美社大主任秘書)
  • 200
  • 2016-08-10 17:36:11
  • 2016-08-10 17:39:00

實踐農村學習-從種稻開始

談到了種稻、說起故事前,理當先交代背景:2003年末,在各自領域尋找有機農業可能性的社大學員曾啟尚、古文錦,在一場公共論壇中遇見了彼此。2004年春天,他們合作了第一季的美濃有機米,經過一年兩季的有機稻耕作,與農政單位、社大及各方朋友無數次的討論,決定於2005年擴大有機米種作面積,邀請更多的伙伴加入,這群有機米種作伙伴們組成了「美濃有機耕作隊」,十一名成員中,有五位是社大行政處工作人員。 五月初,一個大雨過後的早晨,蒔在水田裡一百一十一天的台農七十一號(益全香米)有機稻收割了。看著捧在掌心不甚漂亮的穀粒,總算稍稍放下心來,感謝老天爺,感謝所有幫忙及關心的朋友,若沒有天公做美、沒有大伙的交工協力,這塊田無法順利收成。

■重新思考為什麼種田

知道我們種稻的朋友總是帶著一大堆的問題來,「為什麼會種稻?」「不怕曬黑嗎?」「種得出稻穀嗎?」……。說真的,年輕女孩種稻廣告效果十足,但這是當初決定種稻時所未料想到的,也沒想過要將此作為主打商品,頂多是讓其他想踏進土地裡從農的年輕人有信心,這些不起眼的女孩都種得出米來,應該大家都不成問題了。 剛開始面對這些問題總是以「體驗」、「啟尚哥及文錦邀請」一語帶過;若只為體驗需要這麼認真租了一塊田種嗎?啟尚哥的邀請不能拒絕嗎?開始慢慢拿朋友的問 題自問,除了補足「生長於農村卻無農耕經驗」的遺憾外,與在社大的工作目標相呼應,對我來說是體驗背後更深層的意義。

■向農村學習  讓農村學習

對年輕一輩的工作人員而言,「農村型社大」自口中說出,往往覺得心虛。從小接受的教育總是將我們往城市推,書讀得越好,離土地越遙遠;這可以分兩個層面, 一種是,書讀得好的孩子可以得到「免農事」優惠,自然不用踏進泥土裡;另一種是,優秀的孩子應該處於適合他的環境,這個選擇不會是農村。回到農村裡的我 們,發現自己對農村瞭解之「貧乏」,以我們有限的農村想像及生活經驗,如何與學員、講師們共同經營一所農村型社大呢?經過不斷的嘗試,我們慢慢整理出一個 學習的方向,並將其置於九十二年秋季班的簡章及選課手冊上—【向農村學習  讓農村學習】。 要讓整個農村動起來學習之前,我們得先蹲下身來向農村學習,農村文化的深厚不是觀望得到的。於是,除了跟著學員的課程(如解說員培訓班、有機蔬果班及觀摩 課程)學習之外,我們開闢了一個認識農村、瞭解農村、向農村學習的讀書會,試著回到農村的脈絡,重新學習。

■農村是一所學校

當我們的頭(想法)慢慢接近農村,越是覺得農村是豐富的!我們的手(作法)得要加緊貼近農村,否則會失去重心。「社區教育與農村發展工作坊」、「城鄉交流 委員會」中,我們試著引進國外朋友的經驗,以豐富農村的國際觀;也邀請來自各個城市與農村的朋友一起討論,提供我們意見參考。四年農村型社大的學習經驗, 加上各方資訊,更確定了一件事—【農村是一所學校】。將農村當成一所學校經營,「農村解說員」的培訓是準備的第一步,要帶領外地朋友認識旗美農村,我們得 要有好的農村指導員及農事老師。而對年輕的工作人員而言,「耕種」,試著使用對農民、對土地對消費者都友善的方式,成了讀書會之後另一種對農村學校的實 踐。總覺得種有機稻這件事,是自己為了實踐農村學校的理念蹲馬步,是未來工作進行的基礎,有了實務經驗,理念、論述的累積也不再那麼虛無,農村學校以漸具 雛形。

■以耕作帶動公共參與

2005年 的端午節,我們舉辦了一場【稻米學院—有機稻田收穫祭】,除了與朋友們分享有機耕作隊收成的喜悅,也邀請大家一起體驗手工割稻,找機會親近泥土。這個歡慶 的場合,也邀請了有機田所在的廣福社區發展協會參加,居民們從去年的遠觀,至今慢慢接近有機稻田,這小小的動作帶給耕作隊莫大的鼓舞,我們希望「耕作」這 件事可以邀起居民們一起討論、參與,藉此喚起農村居民對公共事務的參與熱情,而農村學校裡的學習我們希望也需要更多的同學。

TOP 上一頁